浊酒清欢

我已经不会写文了_(:з」∠)_
不打扰了,暂退吧。
爱全职爱双道长爱方孟敖,脑洞大,乱写写,很好勾搭大家尽管上!
坚定的杂食,大多时候不介意攻/受,洁癖建议慎关注。
用平常心写傻白甜,努力提升自己。
极为厌恶某几篇文中的某几个人物,大多数时候会注明,请勿ky。且喜滥用拉黑功能,如果你发现被我安静地拉黑了……那我们就安静地互不打扰吧,憋来问我为啥了。
书在,他们就在,虫爹不修改,就一点都不会改变。
非常庆幸,我爱的他们在另一个次元,这样这里的纷纷扰扰乌烟瘴气他们都接收不到,他们在书中过得很好很好,安康幸福,身披荣光,万事胜意。在另一个次元的他们一定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知道他们就在那里。
一直都在。

论叶粉与韩文清的兼容性

韩文清X你,“你”是叶修死忠粉,注意避雷。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真的慎入
我都说了慎入所以求不要殴打作者!
@肥肉分你一半_沉迷梦100 的点文,点文任务[2/3]√
内有老叶出没两次,欢迎捕捉与竞猜,反正无奖

  1.
  你是一个坚定的叶秋粉。
  这就是你在常规赛期间千里迢迢出现在嘉世主场,来看嘉世对霸图的原因。
  离入场还有一段时间。于是,你很是不安分地拽上师姐,在体育馆外四处游荡,还自称是参观圣地。
  师姐是本地人,还是个微草粉,无论从她的哪个身份来说,她都无法理解你的鸡血上头。
  你神采飞扬地阐述理由:“想想看,这附近可是嘉世主场!万一能偶遇他们呢?”
  师姐冷静地:“嘉世队员一贯是在刘皓带领下统一入场,你数数旁边多少粉丝保镖。你们家叶神倒是从来自己行动,不过就算他现在从你面前走过去,你认得出来?走走走回去了。”
  提起这个,你一下被打击得悲痛欲绝。
  “唉,也不知道叶神退役前能不能露个面。”
  “你也就在梦里想想了。”
  “都不能让人妄想一下……我第三赛季的时候还想着,以后工作了说不定可以到全明星后台给叶神化妆,可是他压根就不出来……”
  前面一个背着单肩包的男子笑出声来,他转过头取下嘴里的烟冲你们笑笑:“嘉世粉?”
  “当然!”你点点头,看了一眼他身上的嘉世队服周边,“你也是?”
  嘉世俱乐部出的队服周边尺码略坑爹,这人身上的队服看起来这么合身,绝壁是用心的铁杆粉啊。
  “那可不,”他冲你挤挤眼,“我可不是一般的嘉世粉,你别告诉别人,我……我认识叶秋!”
  “你要认识叶秋,我还认识韩文清呢。”你打量他一眼,长得小帅,也年轻,不过身形略瘦面容苍白,身上的包也是电竞宅男标配,怎么可能认识叶神,肯定是和你一样来看比赛的嘉世粉。
  他也不恼,掐了烟冲你和师姐挥挥手:“一会要入场了,我票还在别人身上,先走了。”
  你不再纠结叶秋的样貌,开始一心给师姐描述斗神的丰功伟绩。谈到叶秋和嘉世,就必定谈到韩文清和霸图,你音量增大,一句“韩文清这XX!”正待脱口而出。
  脱了一半。
  “韩文清……”这三个字刚出口,你仿佛见了鬼一般定在原地——韩文清怎么跟曹操似的,一说他就到?
  你和师姐所在的位置是体育馆一侧的小街,那头小街与大路的拐角处是韩文清为首的霸图队员们,他们似乎刚从俱乐部大巴上下来,准备从这里入场。
  ——一定是怕被嘉世主场的粉丝拦住群殴!
  你心中阴暗地这么揣测,同时还在急速思索着解决如今窘境的办法。
  对面那拨霸图的明显也被你这一嗓子叫愣了,站在那里犹疑了片刻。
  你急中生智:“韩……韩文清大神!我是你的粉丝啊!”
  那边反应过来,纷纷笑起来。
  于是,你的这次偶遇计划没有遇上叶秋,倒是遇上了韩文清,还get到了一打霸图队员的签名。嗯,孽缘。
  你在心里暗暗提醒自己:虽然他们都很平易近人,但霸图和嘉世的世纪之仇是不能抹杀的!总之,嘉世最棒,干死那群霸图的!
  2.
  比赛结束,师姐发挥本地人优势,带着你找了个人少的通道退场。她对你得到的签名很是艳羡:“说起来你运气真好,韩文清的签名很难要的。”
  “真的吗?”你疑惑,刚刚他态度还算温和啊,尽管还是很吓人就是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韩文清除了比叶秋强点,也不怎么喜欢签名活动之类的。”
  “应该可以偶遇去要的吧。”
  师姐兴奋起来:“我想起来一个八卦,当初第三赛季举办第一届全明星的时候,有个男的截住韩文清要签名,被瞪了一眼吓回去了,结果你猜怎么着?他让他女朋友在结束的时候去要签名!”
  你被吊起了胃口:“要到了吗?”
  “当然,韩文清大神对女生好像挺绅士的。不过那女的回去被韩文清圈粉了,又一想,一个男的怂成这样,让自己女朋友去要签名,不分手留着过年么,就分了哈哈哈哈。”
  “活该,这男的简直怂出新境界好吗。”
  师姐哼哼两声:“你当谁都有和你一样的胆子,当街拦下他们要签名,还一嗓子叫出来。其实就说你这胆子,也够格冒充霸图粉了。”
  你自觉为嘉世争了气,得意地笑,笑完又犯愁:“可这签名回去怎么办啊?”
  师姐:“还能怎么办,带回去呗。”
  “我们寝室一窝嘉世粉,带霸图签名回去干嘛,飞飞镖玩儿吗?而且像我这种违背331寝规,通敌叛国的人,会被干掉的嘤嘤嘤……”
  师姐慈爱地摸摸你的头:“没事,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不会被打死的。”
  “校园暴力好可怕的,她们会把我的口红一只一只架在火上烤的qwq……”你几乎挂在师姐身上。
  话说到一半,你还想控诉一下室友的霸权主义,突然发现前方……好像有一个人。
  你抬头一看,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韩文清!你刚刚说了什么来着?飞飞镖那句好像没听见,幸好幸好。
  “校园暴力?”韩文清眉头一皱。
  Σ(っ °Д °;)っ不素这样的啊!
  “没有没有,我和朋友开个玩笑,玩笑,哈哈。”
  目送着韩文清远去的背影,你在心里默默抹了把汗,压力太大了。反观师姐一副被圈粉的表情,在回去的路上一直跟你念叨韩文清。
  “真的,没想到韩文清人这么好!听见一句校园暴力还专门问你,还关心你安全让你早点回家,太有安全感了。”
  你坚定地:“虽然韩文清人是很好,但我是个坚定的嘉世粉。”
  话是这么说,不过本打算送人的签名被你细心保存下来,权当纪念这次孽缘了。
  3.
  第八赛季的全明星,你被师父带去了后台,给那些选手化妆。想起你当年的愿望:到全明星后台给叶秋化妆,勉强算是实现了一半。但今年叶神退役了,后面那一半愿望估计是没法实现了,想想就伤感。
  虽然内心感慨万千,但并不耽误你手上迅速的动作,加上基本都是汉子,速度也快,你很快化完一个。
  “可以去候场了,下一个。”
  另一个男人在你面前的椅子上坐下,队服熟悉的红黑配色晃了你一脸。哦,霸图的啊。
  你随手抬起他下巴,另一只手去拿工具,琢磨着该怎么化,眼睛向下一瞥,韩文清大神。
  你突然发现化妆室里诡异地安静了下来。桥……桥豆麻袋,你摸了韩文清的下巴?以你的性命发誓你绝对不是故意的啊!只是化妆师的习惯动作而已!刚刚化的那个人你还摸了摸脸呢!
  你仔细看了看韩文清的表情,希望自己不要被他直接打死,突然发现他好像没什么表情?于是你决定横下一条心,君子坦荡荡地说:“不好意思,职业动作,就是看下脸部比例,马上好。”
  你圆满完成任务,一出去就被师姐拦住:“你和韩文清是不是有孽缘啊?是他是他还是他,简直有点恐怖。”
  “可是化妆之前这点动作也挺正常的啊,我哪知道怎么又是他。”你心里苦,你决定不说。好在那次偶遇签名事件是几年前了,希望他已经不记得你了。
  可你不知道,选手群已经炸了锅。
  “我这辈子第一次看见老韩被一个妹子摸了下巴!”
  “啥?女朋友吗?求具体情况!”
  “不是,是后台的化妆师啦。”
  “化妆师抬个下巴摸个脸啥的不挺正常的?我也被摸过。”
  “切,还以为有八卦。”
  “可是诸位,这是韩文清前辈啊!”
  “我记得之前有次跟他坐一起化妆,化妆师手还在半空呢,被他一眼看回去了orz,这妹子勇气可嘉。”
  “前辈这次好像没啥反应。”
  “不……我就坐老韩旁边,他是没啥反应,只不过是耳朵红了而已……”
  “……”
  “……”
  “……”
  “呦,没想到老韩挺纯情嘛[叼烟]”
  “一定有JQ。”
  韩文清:“无聊。”
  “还有,叶秋你一个退役了的来凑什么热闹。”
  4.
  第十赛季季后赛,霸图对兴欣,你到了现场。
  你是一个坚定的叶秋粉,但这并不是你坐在霸图粉丝方阵的理由。家属票什么的……不提了。
  看男朋友和偶像对阵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受。犹记得你还是学生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说以后男朋友要是不支持叶修,那时他还叫叶秋,就要怎么怎么样。可现在场上打得激烈无比,你的心里好像也有两个小人打来打去。你发现你完全无法偏袒任何一方。
  尘埃落定,你哭得稀里哗啦。明明叶修赢了啊,你试图安慰自己,可你还是这么难受。
        “没事了,我都没哭。”韩文清过来给你擦眼泪。
       你哭着摇头,让他赶紧归队。身为队长,他心情肯定也不好,而且还有很多事要做。
        “你先去,我马上就好呜呜呜呜……”
        师姐有点好笑,又马上来安慰你:“好啦,要是你家老韩赢了你肯定也哭,图什么。”
     “你不懂。”你接着泪眼婆娑。
  “好吧好吧我不懂。”师姐无奈。
  晚上回家,你终于控制住了情绪,小心翼翼地问韩文清。他摇摇头:“还好,明年再来就是,其实我没想到的是你哭得那么伤心。”
  “你是我男朋友诶,能不伤心吗。”
  “你不是老叶的粉吗?”他笑着抱住你。
  “不一样,女朋友永远是男朋友最大的粉丝头子,这是原则问题。”
  “好吧,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
  不一样的,韩文清和叶修对你而言地位不能说谁高谁低,但就是不一样。他知道,你也知道。
  就像这世间情爱万种,有些人适合入梦,有些人适合相拥。

我知道很雷,求不要殴打作者orz
最后一句非原创,不记得作者了,QQ空间看来的,侵删

【男神X你】带男神回家过年

王杰希篇
转眼就要到春节了,你决定带已经交往一年多的男友王杰希回家过年,俗称见家长。
上午刚到家的时候气温还算暖和,可晚上温度却猝不及防地急剧下降,这让本想今晚洗头的你有些犹豫。
“今晚温度太低了,换个时间洗吧,小心感冒。”王杰希用手机查了天气,对你说。
你无奈地往床上一坐,叹了口气:“可是明天我们就要回祖屋了,那边烧热水真的很麻烦。”
“那就等回来再洗吧,总比感冒好。”王杰希温和地坚持。
你稍微想了想这个提议的可行性,立马脱力般向后倒去,半死不活地把自己摊在床上:“不要吧……还要等两天,头发会脏到不能忍的……”
他为你的语调笑出声,顺势坐到床边揉了揉你的头,对一声声哀叹不置可否。
你猛地从床上坐起来,面带祈求地看着他:“要不我洗完你给我吹吧,我记得你吹得很好来着,这样也不怕感冒了。好不好好不好?”
王杰希看出你是不会改主意了,无奈道:“好吧,记得快点洗,浴霸打开,不要磨蹭了。”说完,他忍不住轻拧了一把你的鼻子,语带感叹:“应该还记得你有多喜欢感冒吧,自己注意。”
“知道了!”你赶紧冲向卫生间。
刚走出满是雾气的卫生间,你就迎头被一块大浴巾罩住,湿答答的头发被他用浴巾仔细地擦至半干。
你跟着他的脚步走到刚打开的暖气旁,头发被拢到他手里开始吹。吹风机嘈杂的噪声中,你安心地享受他的服务,过了一会,你有点无聊,转过头找王杰希搭话:“我觉得好幸福啊,魔术师这么精贵的手给我吹头发,嘿嘿。”
他半抬眼瞥了你一眼,语气玩笑:“你确实应该感到荣幸。”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你莫名开始傻笑,脚在椅子边一晃一晃的。
“别乱动。”王杰希把你晃动的头带回吹风机的范围,拿着梳子边吹边梳,手上动作很稳。
你乐呵呵往后一靠,心安理得地赖在王杰希身上让他托着你,靠够了,方站起来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第二天,你和王杰希跟着家里人一路颠簸到了祖屋。路程后半截是坑洼的土路,车里更是挨挨挤挤,你又喜欢晕车,当即萎靡地靠向王杰希的肩膀。后来你竟也颇不安稳地睡着了,朦胧的睡意间,你似乎感到有个人在你要从他肩膀上滑下来时轻轻扶住你,还安抚似的拍了几下你的背。
到了祖屋已是中午,你接着刚带回家的男友王杰希混到一顿午饭,不必等第二桌了。吃了饭,你们应付完众多长辈就什么也不想干了,搬了两个板凳跑到院子里晒太阳。
冬天的太阳显得稀薄,但却给你们带来了暖意。靠在椅子上晒太阳,手边一杯冒着腾腾热气的茶,身旁是他,你惬意地眯起眼。
时光是用来消磨的,你现在对这句话深以为然。祖屋的砖瓦处处流露出岁月的痕迹,可午后的静谧里,时光仿佛停滞了,短短的此刻让人觉得像永远。
你没有转头,就这么眯着眼问王杰希:“你说等我们两个都老了,到时候也这么在椅子肩并着肩晒太阳,是不是很好?”
他笑起来:“你可真是难得想这么远。”
须臾,他又坚定地轻声道:“放心,我们那时候也会很好,像现在一样好。”
语气轻柔却坚定,像是一个承诺。

懒癌晚期如我终于决定更文了!快要迟到的中秋快乐送给看文的亲们(。・ω・。)ノ♡
全系列目录见林敬言篇:
林敬言

【男神X你】带男神回家过年

叶修篇
转眼就要到春节了,你决定带已经交往一年多的男友叶修回老家过年,俗称见家长。
动车上,你有些担心地再次给叶修复习了一遍该用的说辞,被他哭笑不得地瞥了一眼:“我怎么觉得这是你要见公公婆婆,不是我要见岳父岳母?你怎么比我还紧张?”
你恨铁不成钢地瞪他:“我还不是担心你?叶神,您记住了么?”
“好好好,记住了记住了。”他带点好笑地拍拍你的头,“你太紧张了,放松,有什么问题也是冲我来的。”
“让你不仔细听,要是到时候我长辈有意见,你就找地儿哭去吧。”
“怎么会呢?”叶修懒懒一笑,“叔叔阿姨不是对我很满意吗?还让你跟我好好过来着,其他的长辈也会对我很满意的。”
“你怎么这么得瑟?”你恨不得翻个白眼给他。
叶修笑起来:“当然是我对成为你家的成员之一感到有信心啊,你是不是应该小小的荣幸一下。”
你气结,直接拨开他在你头上拍了好几下的手,冲他做了个鬼脸。
到了老家,你和叶修先后去了几场聚餐,在事实面前你终于承认:叶修这家伙看着对荣耀以外的事物毫不上心,不像是能讨长辈欢心的样子,但实际上还是很靠谱的,得到的到底还是称赞居多。
这天你们一家去叔叔家拜年,吃完饭,家里开了个麻将桌,你不会打麻将,拉着堂弟堂妹和叶修准备打牌。
“我们打什么?”你一边洗牌一边兴致勃勃地发问,转脸看到叶修懒洋洋的,正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一巴掌拍在他手背上,“抽什么抽,这是想得肺癌?”
“别呀,”他作可怜状看着你,“我就叼着过把瘾,绝对不点,我保证。”
烟瘾还能不能好了?你愤愤地转回去洗牌。
“打拖拉机怎么样?”堂弟提议。
你没有意见,看了看叶修,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咳,我不会打这个。”
“那德州扑克?”堂妹随口说。
“我也不会打……”
你服气地问:“除了斗地主你还会打什么?”
“只会打斗地主和跑得快,”叶修挠挠头,“对了,我还会打荣耀啊,要不我带你们去抢boss?”
“……”你们三个都没搞懂这神转折。
叶修觉得这想法可行,循循善诱道:“荣耀有春节活动,不抢boss我们可以去活动里面玩,打小怪,听说有大礼包,我可以带你们玩。”
“……喂!”你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堂弟堂妹倒是很感兴趣:“好啊,家里有两台电脑,我们俩可以玩一台,你们俩一台。”
叶修挥挥手:“没事,我带了个笔记本,你们姐姐看着我玩就行,来来来赶紧登录!”

PS.为了【半】【ci】【元】的【萌】【战】逼着自己今天写完了,看到的小伙伴去给叶神投个票吧,现在是落后呢QAQ

【男神X你】带男神回家过年

喻文州篇
转眼就要到春节了,你决定带已经交往一年多的男友喻文州回老家过年,俗称见家长。
喻文州这人处处细致妥帖,脸上还常年挂着温和的笑容,简直是长辈最爱款。才跟你回了一趟老家,他就搞定了你父母在内的一大票亲戚,上到外公外婆下到侄子外甥,人人都觉得你眼光好,对他的印象更是无比良好。甚至面对一些难缠长辈的时候,你也可以安心呆在喻文州身后由他来应对。
趁着过年,好久不见的各种亲戚难得聚在一起,寒暄过后,活动也无非聚餐和棋牌这些娱乐。
去表舅家拜过年,吃过饭,一大群人哗啦啦摆开了几个牌局,麻将扑克一样不缺。而你由于牌技太过惨绝人寰,被直接排除在牌局外,只能在一边和几个按辈分算比你小一辈的小孩一块打牌,其实也就是毫无成就感的虐菜。
牌技再怎么烂,对付几个小孩子还是够用了。玩了几把后,小朋友们纷纷指责你不厚道,跑到一边去组更低端的局了,只剩一个要叫你姑姑的小孩屡败屡战,百折不挠,一定要和你接着打下去。你被他的执著提起了兴致,加上实在闲的无聊,撩拨着小朋友又打了几局。
“叔叔!”打着打着,侄子对你身后兴奋地叫了出来。你转过头,喻文州正捧着杯水看你俩打牌。
看你回头,他将一杯冒着热气的水递到你手上,对你笑道:“逮着小朋友玩牌,不怕被说胜之不武?”
你半是抱怨半是撒娇:“切切切,他们打牌都不带我好吗,我也很无聊啊。”
小侄子这几天已经完全被喻文州的个人魅力圈粉,见他来了简直两眼放光,恨不得冲上去抱大腿。他一扫被虐菜的沮丧,冲喻文州笑得狗腿无比:“叔叔!你帮我玩吧,你肯定很厉害的!”
“这可是外援啊。”你无奈抚额。
“这么想我帮忙?”喻文州好脾气地微笑,故意作出为难的样子,沉吟片刻才俯下身摸摸小侄子的头,道:“不要叫叔叔,叫姑父,叫了才能帮你打。”
“姑父!”熊孩子一点不犹豫。
“喻文州!”被他利用小孩象征性地调戏了一把,你脸颊有些发红,瞪了他一眼。
他装作没看懂你的神色,对你笑得特别纯良,人却已经坐到你对面,帮小侄子指点牌路。
在扑克牌上和心脏PK,你一局完败,表示不是特别想理他。小侄子已经欢天喜地跑到别处去玩了,喻文州看见你眼神中的忿忿,不由笑了起来:“怎么?”
你再次横他一眼,闷头收拾散落在桌子上的扑克。
“好了。”喻文州的眼睛弯成温柔的弧度,话语中仍有止不住的笑意。他停顿一下,伸手摸了摸你的头,而后接过你手中的牌,耐心帮你整理好,放回盒子里。
你被他的温柔撩得心都跳了,还说什么好人,分明是大心脏!
“你太心脏了。”你弱弱地指责。
喻文州也不反驳,只是看着你笑。看得你心虚了,他牵起你的手,把你带向门外,到了一个少人关注的角落,吻上你的眼睛。
你的脸这下彻底红了,你微微仰头,不服气地看着他的眼睛:“大心脏!”虽是指责却掩不住话里的笑意和羞怯。
他揽在你身后的手臂轻轻收拢,把你带进怀里,道:“没办法啊,谁让我那么喜欢你呢?就是喜欢你,亲亲抱抱这些小动作控制不住啊。”
用温柔撩人,喻文州同学你太犯规了!

【男神X你】带男神回家过年

莫凡篇
转眼就要到新年了,你决定带已经交往一年多的男友莫凡回老家过年,俗称见家长。
之前和他提起这事的时候,你很有些担心一贯孤僻的他的反应,但出乎你意料的,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你却犹豫地道:“我家氛围肯定很好很热闹,但是过年那几天估计会有其他的亲戚来拜年,看我带男朋友回家绝对会来八卦。而且……还有你们家的亲戚关系,他们估计也会上来问,你介意吗?要不我们可以换个时间去单独看我爸妈他们。”
不知想到了什么,莫凡唇角泛起一丝笑意,道:“不介意,我很想……和你回去。”
想和你回家见家长,想体会你们家过年时热闹的氛围,想和你在长辈面前吧名分落定,想……永远在一起。因为是你,所以都想,所以不介意。
准备工作做得再多,到了回家的列车上,你还是紧张了。抬眼看看莫凡,你从他平静无波的脸上也看出了些微忐忑,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自己的紧张倒是烟消云散。你伸手,触到莫凡握住的拳头,稍微用力他就顺着你的动作松开了拳,轻轻握住你的手。他脸上紧绷的神色散去,难得有些不确定地看着你,又向你确认了一遍你父母和其他长辈的喜好。
真到了家里,一切反而很成功,你担心的都没有发生,气氛融洽。
莫凡努力放松自己,脸上表情认真而诚恳,坦诚地回答你父母的各类问题,时而还会随着谈话释放些许笑意,一点也不像你们还没谈恋爱之前那孤僻不理人的样子。整体表现虽然略显拘谨,却已让你的父母满意了八、九分。
之前还为莫凡家庭背景担心的妈妈满意地笑起来,将你拉到厨房帮忙,压低了声音道:“小伙子人挺不错,就是有点内向,平常话不多吧?看着挺好,话少也有话少的好处。”
评判完了,也不等你接话,妈妈就套上了“丈母娘看女婿”debuff,往你手上塞了盘水果:“去,给你爸和小莫送点水果。”
你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推出厨房,莫凡见你出来,已经上前接过你手里的果盘,放上茶几。你回过头,看见妈妈笑得欣慰,舒展的皱纹里都是满意。
比起见家长,第二天回祖屋那边的行程才是正餐,一大群算不清关系的亲戚都需要打招呼寒暄,甚至有长辈往你和莫凡手里塞红包。
中午,热热闹闹的客厅里摆开一张圆桌,外公外婆笑呵呵地被请上席。正吃着饭呢,外公突然把你和莫凡叫到身边,拉着莫凡的手慢条斯理地说着些什么。你听见有长辈善意的调侃,不由红了脸。莫凡也有些不易被察觉的窘迫,不过他还是认真地听着外公的话,并不时轻轻点头,末了对外公郑重地说:“我会对她好的,您放心。”
“好好好!”外公笑呵呵地握住莫凡的手,又拉过你的手,把你们的手放到一处。外公的手触感有些粗糙,像苍老的树皮,却带有薄薄的温度和你熟悉的温暖气息。莫凡的手线条流畅,手指修长,带着些凉意,能感受到青年蓬勃的生命力。两只截然不同的手,就在此刻做了个交接。
你看着外公盛满温暖的眼睛,手与莫凡的手紧紧相扣,甚至能感受到他的脉搏,耳边是饭桌上嘈杂的说笑声、窗外喜庆的鞭炮声,忽然觉得时间仿佛静止了,吵闹声也渐渐消音,眼里慢慢有了一层水光,嘴角却不受控制地上扬。
你转过脸,看着莫凡,发现他正看着你笑得温暖,你触到他眼底的温柔,心里想,这样就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