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酒清欢

爱全职爱双道长爱方孟敖,脑洞大,乱写写,很好勾搭大家尽管上!
坚定的杂食,大多时候不介意攻/受,洁癖建议慎关注。
用平常心写傻白甜,努力提升自己。
极为厌恶某几篇文中的某几个人物,大多数时候会注明,请勿ky。且喜滥用拉黑功能,如果你发现被我安静地拉黑了……那我们就安静地互不打扰吧,憋来问我为啥了。
书在,他们就在,虫爹不修改,就一点都不会改变。
非常庆幸,我爱的他们在另一个次元,这样这里的纷纷扰扰乌烟瘴气他们都接收不到,他们在书中过得很好很好,安康幸福,身披荣光,万事胜意。在另一个次元的他们一定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知道他们就在那里。
一直都在。

十幸

cp为叶修X苏沐秋,攻受无差,名字前后不代表任何东西,tag打伞修伞,不妥请告知。
有这一篇应该感谢 @一半 的催更,有了更新的人感觉腰板硬了233333
同道归正文还在攒稿,这是一篇类似番外的东西。
梗源cp十幸,原作者开放授权,没有写完,且调了顺序。

  一幸正逢韶华
  两道身影掠过,极快,只能看见两道残影。
  苏沐秋和叶修一边赶路一边还不忘比试,对拆数十上百招,脚下速度不减,终于在湖边停下,稍作休息。
  “你等着,我必有赢过你的一天。”刚才的比试里稍逊一筹的苏沐秋摩拳擦掌。
  “哦,我等着。”叶修笑得嚣张。
  “看招!”苏沐秋从背上抽出千机伞,一个前刺。
  叶修不慌不忙,见招拆招,两人又陷入缠斗。反正不赶路,打得累了,两人索性幕天席地,躺在草地上恢复力气。
  “下次我还能赢过你。”
  “去,我肯定赢你。”
  
     五幸共同笑骂
  “这次这个王掌柜可真抠!”苏沐秋推开门,半是感慨半是抱怨。
  “啪”一声。
  手上装银两的小袋子被抛到木桌上。
  “怎么了?”叶修从武器堆里抬起头,有些莫名。他一向只管做兵器和抢地盘,和人打交道讨价还价一类的活从来不劳烦这位大爷,自然不知缘故。苏沐秋经常嫌弃他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少爷。
  “三笔单子,用的都是好材料,打出来的兵器也是上等,只给这么点!”苏沐秋叹气。
  叶修掂掂袋子,抬眼睨他:“我倒不知道苏大奸商什么时候做起了亏本生意?”
  “还不是要打开门路,王掌柜手底下店面家丁铺了几个州,随便订点东西,差价就能赚翻。”
  话是这么说,亏钱不会,也知道以后能赚得更多,不过这次只挣了些许零头,他还是有那么一丝丝肉痛。
  “那你搞定他没有?”叶修不管这些,只随口问。
  “当然,我是谁啊!”苏沐秋眉眼一扬,得意得有些孩子气,“这次虽然没赚多少,不过我可是在他面前好好哭了一顿穷。这回试探性的小单子以后估计就有大订单了,到时候不用费太多精力,从西边进货再卖就能躺着吃差价了。”
  叶修听了他的细细掰扯,也有点兴奋,不过远没到苏沐秋那程度。他说:“那就恭喜喽。”
  苏沐秋搂住他肩膀,大笑着拍了几下,想了想居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笑。被叶修这么一说,他已经开始想挣了大批银两之后的日子了,可以给沐橙多买几件新衣服,可以弄到更好的打兵器的材料,可以跟叶修一起潜心研究武艺和兵器制法……
  “行了行了,”叶修肩膀一抖,“我看你都要笑傻过去了,想什么呢?闲下来没事就把晚饭做了,免得到时候又只能凑合一顿。”
  “还指使我给你做饭,搞清楚我是掌柜的好不好?你最近越来越嚣张了啊。”苏沐秋磨牙。
  叶修:“呵呵,你可看清楚我现在在干什么,掌柜的。当心我手一抖就把你的千机伞弄坏了,这可难修呢。”
  “你倒是敢?”苏沐秋还真不怕这个说说而已的威胁,把千机伞弄坏了,叶修一个人拿着却邪以一敌多吗?
  叶修换了策略:“输的多的人做饭,去吧。”
  苏沐秋瞪眼,虽然叶修做了饭他也不敢吃,争这一把纯是为了嘴上过瘾,可叶修也太嚣张了!
  “你给我等着。”他忿忿地走向厨房。
  叶修语气未变:“沐橙昨天说想吃水煮鱼,还有胡饼。”
  “我看胡饼是你想吃的吧!”
  “多谢了。”

  六幸执手归家
  上元夜,满城灯火辉煌,游人如织,挨挨挤挤的是卖新奇玩意的小商贩与摩肩接踵的游人。
  苏沐秋牵着叶修和妹妹出来凑热闹,沐橙年幼,叶修初到杭州,两人俱是满眼新奇,恨不得遇上什么都要赏玩一番。
  一个流光溢彩的走马灯吸引了几人视线,走马灯上绘西湖四季景象,在黑夜中明亮生辉。沐橙满眼艳羡,举着最爱吃的糖葫芦走不动路,半天也没咬一口。
  “我这灯,猜中灯谜才可拿走。”摊主人发话。
  苏沐秋看着灯谜,有些难色,看向叶修。
  叶修满脸无辜:“你看我做甚?灯谜我又不会。”
  苏沐秋压低声音:“你不是大家子吗?”
  叶修理直气壮:“大家子就必须会猜灯谜了?我和我弟弟气走过五个先生。”
  “……”
  最后还是苏沐秋好一阵抓耳挠腮,最后凭着一股机灵劲儿猜出了灯谜,将灯放入沐橙手中。
  叶修怕沐橙被人流冲到,揽过她。
  “接下来逛哪?”苏沐秋摸摸妹妹的头。
  叶修叹气:“大爷们,还去哪?这都什么时辰了,回家。”
  “好吧好吧,回家。”苏沐秋同意。满城烟火下,三人向家的方向走去。

  七幸相看无须答
  “陶轩他……”
  “人总是会变的。”
  “照这么说,他的说辞也有道理,万一变的是我呢?”
  “我信你,不信他。”
  “不说谢字了,你也小心。”
  
  十幸难时人皆散,回首犹望他
  雪纷纷扬扬下得很大,叶修没带雨具,在雪地中疾行。他功夫极好,腿脚轻点几下,就掠过扑面的雪花继续前行。
  “老叶!”身后传来叫声,声音的主人不作他想。
  叶修停下脚步,转过身,雪一片接一片地落在他身上、衣衫上,又很快融化,只余一片小小的无色水渍。他有内功护体,此刻只着普通薄衫也不觉冷,一身寒意又是从哪里来的?错觉吧,啧。只有儿时在京城,大雪封城时,才感到过这样的寒意。
  苏沐秋赶上来,递给他一把伞,一件斗篷。
  “穿上吧,外头冷。这伞拿去,挡挡雪。”
  叶修目光扫去,伞不是木制,机括精巧,折射出寒光凛凛,锋锐无比。
  “怎么,这伞舍得送给我了?”他笑,仿佛没有被嘉世乍然卸磨杀驴,连落脚之处都无。
  “废话真多,”苏沐秋回,“却邪都被人家倒腾走了,羞不羞。”
  “就当是损耗咯,这不还有千机伞?”叶修摆摆手,样子就像很久以前断了随手买的长剑。
  “行了,我也该走了,还得看顾沐橙,没法跟你一起走。你自己保重。”
  “好好照顾沐橙,一年之后再聚。”
  “嗯,一年之后。”

 三幸知己同白发
  什么时候发觉彼此都开始老了的呢?
  第一根白发吧。
  都是习武之人,自诩年富力强,身强力壮,偶有小恙也不太上心,怎么会觉得自己老了?身边那人一直是从十几岁起就相伴而行的那一个,到如今也未失散,时光匆匆物是人非的感慨也不会有。只有不知不觉间滋长出来的白发令人恍然:这么多年了。
  第一根白发出自苏沐秋,叶修见了皱眉,想替他拔了,他自己不以为意,哈哈一笑:“我竟已老了。”便放任不管。
  然后是第二根、第三根……他的白发缓慢滋长时,叶修的白发终于破土而出,这次一笑置之的人是他:“看看,我陪着你老。”
  两人心中多少感慨不提,面上依旧一派潇洒,还备了马准备故地重游,从杭州行至荆州,再一路北上,不带马车亲随,走一回两人年少时走过的路。不过还没出杭州城,这番雄心壮志就被闻询赶来的苏沐橙一把拍熄:“还折腾什么?真是要担心死个人,加起来一百来岁了还没点成算!”
  她年少时吃了些苦,是哥哥尽了最大努力将她护好。后来江湖纷乱,哥哥与叶修投身其中,如今平静了十几年,也该好好休息了,这两个人又出幺蛾子!
  “好好好,不去了。”叶修和苏沐秋语气敷衍,目光一对,尽在不言中。
  次日清晨,两人持路引出城,只给沐橙留书一封。苏沐橙气得跳脚,只能庆幸这两人听进了她的念叨,带了几个长随。
  波光粼粼的洞庭湖畔,当年生意兴隆的那片烟花之地早已连断壁残垣都不剩,变为一片民居。苏沐秋没法像路上自夸过的那样证明自己“魅力”如昔,找了两根竹子做鱼竿钓起鱼来。他一甩鱼竿,带上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鱼。他扭头向叶修炫耀:“看见没?晚饭还是得仰仗我!”
  “呵呵,等着看哥的。”叶修一捋袖子拿起钓竿,干脆席地而坐。
  夕阳被印在湖面,暖光透过两人鬓发,将花白的头发染成了金色。眯着眼睛转头,薄薄的日光里,身旁那人的轮廓依稀还似多少年前。
  故人容未改,犹似少年时。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