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酒清欢

爱全职爱双道长爱方孟敖,脑洞大,乱写写,很好勾搭大家尽管上!
坚定的杂食,大多时候不介意攻/受,洁癖建议慎关注。
用平常心写傻白甜,努力提升自己。
极为厌恶某几篇文中的某几个人物,大多数时候会注明,请勿ky。且喜滥用拉黑功能,如果你发现被我安静地拉黑了……那我们就安静地互不打扰吧,憋来问我为啥了。
书在,他们就在,虫爹不修改,就一点都不会改变。
非常庆幸,我爱的他们在另一个次元,这样这里的纷纷扰扰乌烟瘴气他们都接收不到,他们在书中过得很好很好,安康幸福,身披荣光,万事胜意。在另一个次元的他们一定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知道他们就在那里。
一直都在。

霜倦雪眠(宋岚个人分析)

傲雪凌霜宋子琛

问 雪:

(看文总萌配角是什么毛病?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绝症。
看了那么多评价,有点心塞,给喜欢的宋道长写了点东西)


        总有人说宋岚着墨不多,人物太单薄,我却觉得这个人物形象很丰满。



        看完义城支线,我毫不犹豫地站了晓X宋,然而好像大家都不是很能接受这个cp……我现在已经变成了宋岚中心,不接受他和任何人的cp。就是看不得别人说什么“任何人都配不上小星星,宋岚也配不上”、“我站薛X晓,道长和宋岚没有cp感”……是的,身为配角控的我又萌上了文中出现没几次的宋岚。



1、外貌



        “这人一身黑色的道袍,身形高挑,腰杆笔直,立如苍松。背插拂尘,手持长剑,面容清俊,微微昂着头,一副很是孤高的形容。”



       这是wifi见到已经变成凶尸的宋岚,清俊孤高的形容不改,傲雪凌霜的风骨犹存。



        “这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冷淡。阿箐一回头,只见一个身形高挑的黑衣道人,站在她身后几丈之处,身背长剑,臂挽拂尘,衣袂飘飘,立姿极正,很有几分清傲孤高之气。”



        这是阿箐眼中的宋道长,清傲正气,不太可亲但本性善良。



         这两段的描写就能知道宋岚的相貌俊美,不苟言笑,气质孤高冷清,至死都未曾改变。黑色道袍,挽拂尘、负长剑,一个高冷道长的形象跃然纸上。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战斗状态的宋岚是持长剑,背插拂尘,平时挽着拂尘,作者小细节刻画得非常用心。



2、品行为人




        宋岚的为人处世直接描写得不多,大多要靠侧面描写去品味。



(1)“众家见此品貌清明、修为了得的年轻道人,大为心折,纷纷送出邀请。晓星尘却婉言谢绝,明言不愿依附于任何世家,却和一位至交好友一起,一心要建立一个与世家不同、不以血缘为优的门派。此人性若蒲苇,心若磐石,外柔内刚,又洁身自好。”




        晓星尘出山后不久就得到众修仙世家的赏识,他却谢绝了所有邀请,意气风发地和宋岚一起策划建立门派的事。



        “晓星尘只身出山,并无亲人,只有一位下山之后结识的好友,叫做宋岚。这位宋岚也是当时的一位道门名士,为人清傲,风评亦优。两人都想自建门派,轻血缘传承,重志同道合,可说是知交好友,志趣相投。”



        晓星尘性格温和,待人和气,但出山那么久,“只有一位”至交好友,这位至交还是为人清傲的宋岚,可见两人品行和志向都非常相近,才能如此深交。宋岚是至纯至真之人,方才能成为晓星尘的知己。



        这里用了两个字“也”、“亦”来说明,可以看出宋岚在修仙之人中也很有名气,得到的评价很高。




        我的个人猜测是,晓星尘外热内冷,与谁关系都不差,但很少与人交心;而宋岚则外冷内热,很少与人交往,一言不合就送客,但认定某个朋友,交托性命也在所不惜。但是师门深恩对宋岚来说也至关重要,他是重情重义之人,从小到大的师门恩情和知己情义在他心里都有极重的分量,所以当师门上下因他而死的时候,才会完全崩溃。



      
        晓星尘和宋岚两个人交往,温度刚刚好。一个明月清风,一个傲雪凌霜,将天下的风雅都收来了一半。




(2)遇上装瞎的阿箐,两个人的反应都是一样的:把她带到路边,嘱咐她不要跑得太快。连wifi都感慨 “真不愧是晓星尘的好友。所谓好友,必然是两个心性为人相近的人。”



        这里有一个小细节萌哭了。星尘道长是牵着阿箐的手把她带到路边,宋道长是把拂尘搭在阿箐的肩头把她引到一旁。这里也可以看出晓宋两人性格上相近又不同的地方:同样善良,但一个愿与人亲近,一个恪守礼法,保持距离。当然也可以解读为星尘道长没有拂尘只能牵手了。嗯,我觉得如果子琛没有拂尘他会把剑鞘递过去让阿箐抓住……关键是他根本不会忘记拂尘,就算变成凶尸,拂尘也还带着呢……宋道长一定是处女座。



        而且阿箐当时并没有撞到宋岚,宋道长是自己过来叨叨……啊不对,提醒的。可见子琛真的是一个善良热心的好道长。



        在宋岚去寻找晓星尘的过程中,头几年还能听说他又去了哪里,可以看出认识他的人很多,不少人在关注他的行踪。可见宋岚在当时的名气确实不小。



(3)晓星尘和宋岚的关系如何?



       晓星尘在感应到宋岚的剑法时,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是子琛吗?”



       第一反应就是叫“子琛”,可见平时也是这么叫的。想象一下有多亲近,才能面对一个一天到晚都散发着孤傲高冷之气的宋岚叫子琛?而且薛洋直接报复到宋岚身上,可见两人关系好得出了名。二人还“ 常常切磋剑法,是以双剑相交,单凭劲力,已能判断对方”。分析到这里,我有点瞎怎么办?



        不行,宋道长是我的。




        从宋岚主动把阿箐带到安全的路边可知,宋岚虽然孤傲,但还是愿意与人交流的。遇到晓星尘这样三观特别合的好友,肯定很高兴,在日常相处中肯定会活泼一些。一同夜猎、比剑,煮茶论道,谋划着建立新门派,想想都美好。




(4)有人指责宋岚道观被屠后迁怒晓星尘。





       首先,宋岚和薛洋无冤无仇,平白被屠了师门,还被毁去双目,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打击让他无法克制情绪。即使与一个人再较好,但在如同家人陪他从小到大的恩师和同门都死在眼前的情况下,面对赶来的好友,宋岚应该怎么办?微笑着安慰内疚的好友,说我不怪你?




       当时宋岚说的是:“从此不必再见。”


      


       这句话的语气不算激烈,与他平时冷清的性格有关,也有种哀大莫过于心死的意味。



         文中提到晓星尘带宋岚去找抱山散人时,宋岚重伤,是晓星尘背着走。可以推测出晓星尘来到被屠戮过的白雪观时是这样的情景:宋岚一个人面对满地尸体和鲜血,双眼被挖,深受重伤。平日里高朋满座,谈笑风生的师门只剩了自己一个人,却也是废人一个,连给他们报仇都做不到,满心悲凉。



        瞎了之后他有可能已经重伤昏迷,如果晓星尘没来救他,他只有死路一条。



        晓星尘把眼睛给他后,宋岚伤好后马上寻他而去,可见当时说出那句话不过是悲愤至极无处排解,面对好友的帮助也无法再接受,所以流露出的一句绝情绝义的话。


       
        宋岚找晓星尘那么多年,想对他说一句:“对不起,错不在你。”不知晓星尘是否很能听见,这句大概是他最想听到的话了。



        薛洋的打压没有让他畏惧,但好友的遭遇让他愧疚不已,这一句话却让他不敢面对宋岚,远走天涯。




(5)阿箐带宋岚去找晓星尘时,宋岚神态变了好几次。




        “阿箐道:‘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说不定就见过了。你是那位道长的朋友吗?’



        宋岚怔了怔,半晌,才道:‘……是。’”




       他当然认为晓星尘是自己的朋友,但他害怕晓星尘已经不把自己当朋友了。而且朋友间应该肝胆相照,自己也没能做到,所以才会犹豫。



        “宋岚此时应奔走寻找好友多年,失望无数次,此时终于得到音讯,持着拂尘的手抖得连阿箐都能看的清清楚楚。他勉力维持镇定道:‘……有……有劳……’




       阿箐将他引到了义庄附近,宋岚却远远地定在了原地。




         阿箐道:‘怎么啦?你怎么不过去?’不知为何,宋岚脸色苍白至极,像是很想进去,却又不敢。刚才那副清高的模样早不知丢到哪里去了,魏无羡心道:‘莫不是近乡情怯?’”



        能让宋道长丢掉清高的模样,手发抖,说话结结巴巴,脸色苍白,不安至此,说明了他有多激动,也说明他内心对晓星尘的歉意有多深。




        看见薛洋后,“他才开始询问阿箐:‘这个人,星……那位道长是什么时候救的?’”原来他都是叫“星尘”,但这种情况下,他不敢再叫,立即改口,一是不好再外人面前表现得太亲近,二是他担心自己已经没有叫这个名字的资格。



        但此时遇见了薛洋,还发现他潜伏在晓星尘身边多年,晓星尘还乐在其中。




        这时宋岚心里有两个想法,一是一定要除掉薛洋,二是不能让晓星尘知道他身边这个人是薛洋。因为如果知道了,晓星尘一定会痛苦万分。这个想法就和他至死都没有把拂雪递给晓星尘表明身份是一样的,他不愿看至交好友崩溃。后来揭穿了这个残忍的真相的并让晓星尘崩溃最后选择魂飞魄散当然还是薛洋。




       宋岚竭尽全力也不想让晓星尘痛苦,后来缺轻轻松松被薛洋用来当作击垮晓星尘武器。




        有人说如果宋岚没有出现,那晓星尘和阿箐、薛洋还能在义城过着快乐的日子。




        可是义城的生活真的快乐吗?晓星尘一心追求除魔歼邪,护佑苍生,济世安民。品性高洁的道长被薛洋诱使杀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无疑是对他信仰的玷污,这比杀了他更难受。信仰对这样的人来说,远比生命更重要。



        还有人说,薛洋正在变好,是宋岚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薛洋的九个指头迟早会被发现,他如果真的在变好,是怎么变的?以前他骗道长杀的人多,现在骗他杀的人少,量变引起质变是吗?我书读得少,你不要骗我。




        薛洋童年惨吗?惨,我承认。但宋岚被屠道观就不惨吗?薛洋断了一根手指疼,那宋岚被挖去双眼就不疼吗?说到底,晓星尘眼盲也是薛洋一手造成的。如果是你,你愿意留在这个凶手身边吗?




        再者,你们只看到了薛洋和道长相处的愉悦,却看不到宋岚多年来寻找好友的辛苦。他一点线索也没有,心中愧疚一日胜过一日,只能逢人便打听。找了几年,才找到义城来,结果还没有相认,就死于挚友剑下。





(6)宋岚不想让晓星尘知道薛洋的身份,从薛洋出门买菜跟着他,走了很远才动手。面对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他还能克制住自己的恨意,为别人考虑,实在很了不起。




        而且在两人交手时,宋岚完全有机会杀了薛洋,但还没问清楚他在晓星尘身边的意图,不知道他会不会对晓星尘不利,宋岚没有下杀手,最后反倒是死在了薛洋的奸计下。




       最后想说一点无关的,有人说晓星尘不忍杀薛洋,我想说,在原文里,晓星尘为了让阿箐跑掉,可是毫不犹豫地捅了薛洋一剑的,没有立刻下杀手是因为有的事情还没问清楚。后来如果不是凶尸宋岚的出现让晓星尘彻底崩溃,我不认为晓星尘真的会手下留情。




         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这两句是天下人送他们的美名。这两个人品性高洁,相得益彰。和蓝氏双璧一样,站在一起就是一道风景,气韵和风骨至死都没有改变。


       


      “负霜华,行世路。一同星尘,除魔歼邪。”


       以眼换眼,以命还命。负你霜华剑,怀你除魔愿,带着你的几缕魂魄,踏遍万里山河。或许有一天,我们还能重逢,再叙少年壮志;若没有那么一天,就让我用你的眼睛,替你看遍这人间的喜怒哀乐,生离死别。


       其实生未必乐,死未必苦。


       不知道晓宋二人有没有再见之时,如果有一天晓道长的魂魄重返人间,两人把心结解开,再一同惩恶扬善,建立他们理想中的新门派,该有多好。


3、表白宋道长



       看完了整本书,想嫁的只有宋道长。




       虽然冷清孤高,但会喜会怒,细心善良,凡事都替别人考虑,志向远大,简直三好男友的模范……额,不是,是君子风范。




        作者虽然对他描写不多,但从每个字都能解读出他的为人,他的经历,他的内心。他的悲剧色彩不比晓星尘弱,却因为描画太少,而被人忽视了。




        写了这么多,起因只是看过太多类似“宋岚配不上这么好的道长”、“我就是喜欢薛洋讨厌宋岚怎么样”……晓宋两个人本来就没有什么配不配得上之说。他们一样好,晓星尘道长固然让人心疼,但宋岚就要被指责吗?也许在脑残粉心里,确实是所有伤害晓星尘的都不是好人。




       我曾看见过一个妹子的评论是,看到宋岚就不舒服,好想把他的眼睛挖出来,塞回晓星尘眼眶里。




         面对这样的言语,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心里特别难受,不知道怎么去描述。




        我一直在想宋岚的过去,想他以前在师门的故事,想他在恩师和同门的陪伴下是怎样的情景,想他的恩师曾托着年幼的他的手臂习剑,一字一句地教他古文经典,将毕生所学倾授,盼他成才,以他为傲;他的同门与他朝夕相处,煮茶论道,言笑晏晏,并肩试剑,相伴数十载,既是朋友,也是亲人。可是因为自己一个人,他的师门万劫不复,恩师的心血付之东流,同门的锦绣前程断送。





        晓星尘与好友断交,剜目还眼,远走四方。宋岚无辜被屠观还遭挖眼,多年寻觅好友想道歉,最后被误杀。都是这么好的道长,为什么要有配不配得上的说法呢?如果不是薛洋,这么光风霁月、君子气度的两个人会是后世的一段佳话,而不是让人唏嘘感慨的悲剧。




       看多了这类言论,让原本萌着晓宋的我心灰意冷,不想让宋岚和任何人(除了我)在一起。




         我对美好的人和事都有一种特别仰慕和喜爱的心情,希望冰心长在玉壶,白壁不必蒙尘,赏心悦目。君子美人,都是世间的珍宝,要好好爱护。




        不过,只是一本书中没出现几次的人物,我好像太过认真了。

评论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