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酒清欢

我已经不会写文了_(:з」∠)_
不打扰了,暂退吧。
爱全职爱双道长爱方孟敖,脑洞大,乱写写,很好勾搭大家尽管上!
坚定的杂食,大多时候不介意攻/受,洁癖建议慎关注。
用平常心写傻白甜,努力提升自己。
极为厌恶某几篇文中的某几个人物,大多数时候会注明,请勿ky。且喜滥用拉黑功能,如果你发现被我安静地拉黑了……那我们就安静地互不打扰吧,憋来问我为啥了。
书在,他们就在,虫爹不修改,就一点都不会改变。
非常庆幸,我爱的他们在另一个次元,这样这里的纷纷扰扰乌烟瘴气他们都接收不到,他们在书中过得很好很好,安康幸福,身披荣光,万事胜意。在另一个次元的他们一定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知道他们就在那里。
一直都在。

微草新年纪

微草全员向,无cp
OOC预警,私设如山,慎入

  第七赛季,眼看要过年了,微草还是没有放假。由于第五赛季那个冠军和第六赛季那个亚军,今年大家从上到下都憋了股劲儿,玩命加练,放假也比平时晚了些。但今天是小年,无论如何都得放松一下,于是在方士谦的提议下,微草在放假前一晚来了一场联欢会。
  还不到下午四点,平日安静整肃的训练室内窃窃私语之声浮动。王杰希轻轻推开训练室的门,清咳一声,呼出一口白气。他还没说话,训练室内很快安静下来,一张张年轻的脸藏在整齐的电脑背后看向队长,装模作样地敲打起键盘,有点不安又有点放假前压抑不了的兴奋。
  “好了,我也知道快过年了,今天还要求大家认真训练好像有点灭绝人性,”王杰希难得开了个轻松的玩笑,“就破这么一回例,提前结束训练,可以先放松一下准备晚上的联欢了。”
  “噢——”欢呼声响起来,嘈杂的窸窣声中方士谦头一个站起,走到前面搭住王杰希肩膀。
  “孩儿们,跟我走!”
  王杰希站到走廊上,队员们经过时一个个叮嘱了注意安全,特别要保护手,让方士谦把他们带走了。
  最后出来的三个是训练营学员。一般而言会被留下加训又和正选队员呆在一起的学员,都被寄予厚望。袁柏清是治疗,方士谦一手带出来的,不出意外下赛季会出道接班;高英杰是魔道学者,天赋很高,是个好苗子,下个赛季应该可以让他出道锻炼锻炼;还有一个叫乔一帆,玩的是刺客,看起来并不太出彩,平常也很沉默内向,胜在勤奋,这次留下来也是他自己申请的,可以再观察观察。
  王杰希喊住缀在最后的三个小孩:“英杰你们三个,对,过来一下。”
  “队长。”
  王杰希笑了一下,神色温和:“别那么拘谨,是好事。”
  “什么事啊?”袁柏清胆子大,问道。
  “来,红包,”王杰希拿出准备好的红包,递过去,“新年快乐,祝荣耀水平提高,新的一年要顺顺利利。”
  三个人明显被吓了一跳,摇着头不敢收,王杰希塞到他们手上:“没多少钱,图个好兆头,拿着吧。你们三个都还是训练营的,还能拿红包,出道了就没有了。”
  “那谢谢队长。”袁柏清喜形于色,乔一帆和高英杰含蓄些,但眉目间也有掩不住的激动。
  王杰希和他们一起过去,路上随口聊了两句,见他们还是拘谨,干脆放他们先走,自己在路上慢悠悠地想着年后的训练计划。
  一晃儿晚饭时间到了,预先定好的酒店包间,宽敞清静,离微草也近。老板是铁粉,这间房特意留给他们,可以让他们尽情热闹。
  包间里气氛很好,吃完饭,除了训练营的三个小孩用饮料代替——方士谦想和袁柏清喝也被王杰希瞪回去了——其他人都破例喝了一杯。不过到底是职业选手,极自制,一杯之后就转去吃吃喝喝谈天说地了。
  吃完饭,桌子被收拾好,挪出一大片空地。方士谦下楼,从老板那拿来红纸和笔墨纸砚,带起让王杰希写对联的起哄声。方士谦没有半点比赛时前辈的稳重,带着袁柏清喊得很欢;柳非刘小别脸色期待,声音倒不高;高英杰和乔一帆都是内向的性格,在一旁一声不发,眼睛亮亮的;邓复升李亦辉比较稳重,只在一旁看热闹。
  王杰希拿笔的手架势很稳,一看就是有书法功底的。他不在意起哄,笑了下:“写什么?”
  窸窸窣窣一阵讨论,没得出众人都满意的结论,只说要寓意好,有气势,最好剑指总冠军。袁柏清忽大声喊:“长江后浪推前浪!”一听他就没过脑子,这是讲前辈后辈的,和冠军没半分关系。方士谦觉得蠢徒弟皮痒了,追着他打:“死小子你还想说下句是不是?前浪死在沙滩上?我打死你个谋朝篡位的!”
  袁柏清立马大声求饶,躲遍整个包间。全队就没有敢拦方士谦这个前辈的,都在吃瓜看戏,王杰希在方士谦经过时轻轻拦了一下,脸上却笑:“我看他居心叵测,士谦干得好。”
  方士谦在队长拦过后收敛了一点,最后还是把袁柏清揪过来锤了一顿,背景音是袁柏清的惨叫:“师父把我打死你就没徒弟了!”
  那边方士谦清理完门户,这边王杰希也想好写什么了。他在包间里没穿大衣,挽起灰色毛衣的袖子,又把手腕上带的菩提子手串捻了捻,蘸墨提笔,红纸上两行字:“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墨色深沉,仿佛力透纸背。
  “好!有气势!”方士谦称赞。
  “横批是什么?”有人问。
  王杰希摇头:“没想好,你们看着想。”
  又是众说纷纭,方士谦等不及,直接从身边那人手上夺走笔,四个大字落在特意裁好的纸上。
  ——微草必胜。
  他的字居然也很不错,比王杰希的字要飞扬些,透过字能看见凌云意气。大家都笑,末了王杰希总结:“简单粗暴。”
  方士谦甩手,搁笔:“你就说寓意好不好?”
  “好好好,回头贴训练室门上。”
  对联这节目过了,大家开始high,棋牌手游摆上桌来,分几拨,各有一番天地。都是年轻人,玩得热热闹闹。
  酒店老板进来过一回,要了全队签名,他们干脆又合了个影,给他挂店里招揽生意,弄得老板连连感谢,王杰希摆摆手,示意不必,看老板对他们的对联好奇,笑道:“这副要拿回去贴训练室,我给你再写一副吧。”然后拿笔墨,换大幅纸,下笔竟是草书。老板这次真激动了,宝贝似的捧着纸出去,又回头道谢不已。
  玩着玩着,有人点开手机微信,立刻嗷地一声:“快来,群里有红包!”
  职业选手,手速都不差,迅速摸出手机点开微信,微草的群里果然有红包,老队长林杰发的。附言是:“听说你们训练到今天,发个红包鼓励一下,大家加油!”还有一个欢脱的笑脸。
  大家忙着抢红包和感谢慷慨的老队长,王杰希笑起来,推开门找了个清静地,点开私聊,发现林队给自己单独发了个红包,就回过去:“谢谢林队,不过我这把年纪领红包都不好意思了。”
  “怕什么,方士谦也有,这也算咱微草的惯例了。”
  那年也是冬天,王杰希还没出道,方士谦刚出道一年。微草是新队,联盟也成立没多久,一派兵荒马乱,假自然放得晚,比今年都晚,小年都过了。最后解散那天,林杰把他、方士谦、还有几个刚出道没出道的小孩都叫过来,一人一个红包。
  自然不敢要,林杰笑笑:“没事,图个好兆头,你们几个都是小队员,再过一年就别想了。”
  今天他刚给那三个孩子发了红包,好像确实成惯例了。
  王杰希点点屏幕领了红包,扭头看见方士谦凑过来,毫不见外地瞄着屏幕:“嘿嘿,队长给咱俩的钱是一样的。”
  “出息。”
  王杰希给那头的队长回话:“谢谢林队,今年比赛来不来现场?给您留票。”又发回去一个红包,上头写了是给侄子侄女的新年红包。
  方士谦也给林队的娃发了红包,看见王杰希这头回复了:“替娃谢谢你俩。哈哈,比赛就不来了,会关注滴!”
  “还是和往年一样?林队不来?”
  “嗯,他说会关注。”
  方士谦叹了口气,有的没的随口聊了一会,两人就回了包厢。
  时间不早了,大家准备离开。王杰希套上大衣,带好围巾。没办法,附近就是微草大本营,路虽不长,被认出来的风险很高,外加他身高腿长,粉丝说他走在人群里,和一般人分辨率都不一样,必须做好伪装。方士谦一贯是不屑这些的,大衣一披大喇喇走出去,就算被认出来签名也看心情,反正爷跑得快。
  下了楼,发现已经开始飘雪,雪花簌簌落下来,王杰希伸手接住几片,带着大家走进雪地里。已积上雪的雪地被印上杂乱的脚印。
  又是一年啊。

THE  END
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