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酒清欢

爱全职爱双道长爱方孟敖,脑洞大,乱写写,很好勾搭大家尽管上!
坚定的杂食,大多时候不介意攻/受,洁癖建议慎关注。
用平常心写傻白甜,努力提升自己。
极为厌恶某几篇文中的某几个人物,大多数时候会注明,请勿ky。且喜滥用拉黑功能,如果你发现被我安静地拉黑了……那我们就安静地互不打扰吧,憋来问我为啥了。
书在,他们就在,虫爹不修改,就一点都不会改变。
非常庆幸,我爱的他们在另一个次元,这样这里的纷纷扰扰乌烟瘴气他们都接收不到,他们在书中过得很好很好,安康幸福,身披荣光,万事胜意。在另一个次元的他们一定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知道他们就在那里。
一直都在。

论叶粉与韩文清的兼容性

韩文清X你,“你”是叶修死忠粉,注意避雷。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真的慎入
我都说了慎入所以求不要殴打作者!
@肥肉分你一半_沉迷梦100 的点文,点文任务[2/3]√
内有老叶出没两次,欢迎捕捉与竞猜,反正无奖

  1.
  你是一个坚定的叶秋粉。
  这就是你在常规赛期间千里迢迢出现在嘉世主场,来看嘉世对霸图的原因。
  离入场还有一段时间。于是,你很是不安分地拽上师姐,在体育馆外四处游荡,还自称是参观圣地。
  师姐是本地人,还是个微草粉,无论从她的哪个身份来说,她都无法理解你的鸡血上头。
  你神采飞扬地阐述理由:“想想看,这附近可是嘉世主场!万一能偶遇他们呢?”
  师姐冷静地:“嘉世队员一贯是在刘皓带领下统一入场,你数数旁边多少粉丝保镖。你们家叶神倒是从来自己行动,不过就算他现在从你面前走过去,你认得出来?走走走回去了。”
  提起这个,你一下被打击得悲痛欲绝。
  “唉,也不知道叶神退役前能不能露个面。”
  “你也就在梦里想想了。”
  “都不能让人妄想一下……我第三赛季的时候还想着,以后工作了说不定可以到全明星后台给叶神化妆,可是他压根就不出来……”
  前面一个背着单肩包的男子笑出声来,他转过头取下嘴里的烟冲你们笑笑:“嘉世粉?”
  “当然!”你点点头,看了一眼他身上的嘉世队服周边,“你也是?”
  嘉世俱乐部出的队服周边尺码略坑爹,这人身上的队服看起来这么合身,绝壁是用心的铁杆粉啊。
  “那可不,”他冲你挤挤眼,“我可不是一般的嘉世粉,你别告诉别人,我……我认识叶秋!”
  “你要认识叶秋,我还认识韩文清呢。”你打量他一眼,长得小帅,也年轻,不过身形略瘦面容苍白,身上的包也是电竞宅男标配,怎么可能认识叶神,肯定是和你一样来看比赛的嘉世粉。
  他也不恼,掐了烟冲你和师姐挥挥手:“一会要入场了,我票还在别人身上,先走了。”
  你不再纠结叶秋的样貌,开始一心给师姐描述斗神的丰功伟绩。谈到叶秋和嘉世,就必定谈到韩文清和霸图,你音量增大,一句“韩文清这XX!”正待脱口而出。
  脱了一半。
  “韩文清……”这三个字刚出口,你仿佛见了鬼一般定在原地——韩文清怎么跟曹操似的,一说他就到?
  你和师姐所在的位置是体育馆一侧的小街,那头小街与大路的拐角处是韩文清为首的霸图队员们,他们似乎刚从俱乐部大巴上下来,准备从这里入场。
  ——一定是怕被嘉世主场的粉丝拦住群殴!
  你心中阴暗地这么揣测,同时还在急速思索着解决如今窘境的办法。
  对面那拨霸图的明显也被你这一嗓子叫愣了,站在那里犹疑了片刻。
  你急中生智:“韩……韩文清大神!我是你的粉丝啊!”
  那边反应过来,纷纷笑起来。
  于是,你的这次偶遇计划没有遇上叶秋,倒是遇上了韩文清,还get到了一打霸图队员的签名。嗯,孽缘。
  你在心里暗暗提醒自己:虽然他们都很平易近人,但霸图和嘉世的世纪之仇是不能抹杀的!总之,嘉世最棒,干死那群霸图的!
  2.
  比赛结束,师姐发挥本地人优势,带着你找了个人少的通道退场。她对你得到的签名很是艳羡:“说起来你运气真好,韩文清的签名很难要的。”
  “真的吗?”你疑惑,刚刚他态度还算温和啊,尽管还是很吓人就是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韩文清除了比叶秋强点,也不怎么喜欢签名活动之类的。”
  “应该可以偶遇去要的吧。”
  师姐兴奋起来:“我想起来一个八卦,当初第三赛季举办第一届全明星的时候,有个男的截住韩文清要签名,被瞪了一眼吓回去了,结果你猜怎么着?他让他女朋友在结束的时候去要签名!”
  你被吊起了胃口:“要到了吗?”
  “当然,韩文清大神对女生好像挺绅士的。不过那女的回去被韩文清圈粉了,又一想,一个男的怂成这样,让自己女朋友去要签名,不分手留着过年么,就分了哈哈哈哈。”
  “活该,这男的简直怂出新境界好吗。”
  师姐哼哼两声:“你当谁都有和你一样的胆子,当街拦下他们要签名,还一嗓子叫出来。其实就说你这胆子,也够格冒充霸图粉了。”
  你自觉为嘉世争了气,得意地笑,笑完又犯愁:“可这签名回去怎么办啊?”
  师姐:“还能怎么办,带回去呗。”
  “我们寝室一窝嘉世粉,带霸图签名回去干嘛,飞飞镖玩儿吗?而且像我这种违背331寝规,通敌叛国的人,会被干掉的嘤嘤嘤……”
  师姐慈爱地摸摸你的头:“没事,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不会被打死的。”
  “校园暴力好可怕的,她们会把我的口红一只一只架在火上烤的qwq……”你几乎挂在师姐身上。
  话说到一半,你还想控诉一下室友的霸权主义,突然发现前方……好像有一个人。
  你抬头一看,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韩文清!你刚刚说了什么来着?飞飞镖那句好像没听见,幸好幸好。
  “校园暴力?”韩文清眉头一皱。
  Σ(っ °Д °;)っ不素这样的啊!
  “没有没有,我和朋友开个玩笑,玩笑,哈哈。”
  目送着韩文清远去的背影,你在心里默默抹了把汗,压力太大了。反观师姐一副被圈粉的表情,在回去的路上一直跟你念叨韩文清。
  “真的,没想到韩文清人这么好!听见一句校园暴力还专门问你,还关心你安全让你早点回家,太有安全感了。”
  你坚定地:“虽然韩文清人是很好,但我是个坚定的嘉世粉。”
  话是这么说,不过本打算送人的签名被你细心保存下来,权当纪念这次孽缘了。
  3.
  第八赛季的全明星,你被师父带去了后台,给那些选手化妆。想起你当年的愿望:到全明星后台给叶秋化妆,勉强算是实现了一半。但今年叶神退役了,后面那一半愿望估计是没法实现了,想想就伤感。
  虽然内心感慨万千,但并不耽误你手上迅速的动作,加上基本都是汉子,速度也快,你很快化完一个。
  “可以去候场了,下一个。”
  另一个男人在你面前的椅子上坐下,队服熟悉的红黑配色晃了你一脸。哦,霸图的啊。
  你随手抬起他下巴,另一只手去拿工具,琢磨着该怎么化,眼睛向下一瞥,韩文清大神。
  你突然发现化妆室里诡异地安静了下来。桥……桥豆麻袋,你摸了韩文清的下巴?以你的性命发誓你绝对不是故意的啊!只是化妆师的习惯动作而已!刚刚化的那个人你还摸了摸脸呢!
  你仔细看了看韩文清的表情,希望自己不要被他直接打死,突然发现他好像没什么表情?于是你决定横下一条心,君子坦荡荡地说:“不好意思,职业动作,就是看下脸部比例,马上好。”
  你圆满完成任务,一出去就被师姐拦住:“你和韩文清是不是有孽缘啊?是他是他还是他,简直有点恐怖。”
  “可是化妆之前这点动作也挺正常的啊,我哪知道怎么又是他。”你心里苦,你决定不说。好在那次偶遇签名事件是几年前了,希望他已经不记得你了。
  可你不知道,选手群已经炸了锅。
  “我这辈子第一次看见老韩被一个妹子摸了下巴!”
  “啥?女朋友吗?求具体情况!”
  “不是,是后台的化妆师啦。”
  “化妆师抬个下巴摸个脸啥的不挺正常的?我也被摸过。”
  “切,还以为有八卦。”
  “可是诸位,这是韩文清前辈啊!”
  “我记得之前有次跟他坐一起化妆,化妆师手还在半空呢,被他一眼看回去了orz,这妹子勇气可嘉。”
  “前辈这次好像没啥反应。”
  “不……我就坐老韩旁边,他是没啥反应,只不过是耳朵红了而已……”
  “……”
  “……”
  “……”
  “呦,没想到老韩挺纯情嘛[叼烟]”
  “一定有JQ。”
  韩文清:“无聊。”
  “还有,叶秋你一个退役了的来凑什么热闹。”
  4.
  第十赛季季后赛,霸图对兴欣,你到了现场。
  你是一个坚定的叶秋粉,但这并不是你坐在霸图粉丝方阵的理由。家属票什么的……不提了。
  看男朋友和偶像对阵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受。犹记得你还是学生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说以后男朋友要是不支持叶修,那时他还叫叶秋,就要怎么怎么样。可现在场上打得激烈无比,你的心里好像也有两个小人打来打去。你发现你完全无法偏袒任何一方。
  尘埃落定,你哭得稀里哗啦。明明叶修赢了啊,你试图安慰自己,可你还是这么难受。
        “没事了,我都没哭。”韩文清过来给你擦眼泪。
       你哭着摇头,让他赶紧归队。身为队长,他心情肯定也不好,而且还有很多事要做。
        “你先去,我马上就好呜呜呜呜……”
        师姐有点好笑,又马上来安慰你:“好啦,要是你家老韩赢了你肯定也哭,图什么。”
     “你不懂。”你接着泪眼婆娑。
  “好吧好吧我不懂。”师姐无奈。
  晚上回家,你终于控制住了情绪,小心翼翼地问韩文清。他摇摇头:“还好,明年再来就是,其实我没想到的是你哭得那么伤心。”
  “你是我男朋友诶,能不伤心吗。”
  “你不是老叶的粉吗?”他笑着抱住你。
  “不一样,女朋友永远是男朋友最大的粉丝头子,这是原则问题。”
  “好吧,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
  不一样的,韩文清和叶修对你而言地位不能说谁高谁低,但就是不一样。他知道,你也知道。
  就像这世间情爱万种,有些人适合入梦,有些人适合相拥。

我知道很雷,求不要殴打作者orz
最后一句非原创,不记得作者了,QQ空间看来的,侵删

评论(1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