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酒清欢

我已经不会写文了_(:з」∠)_
不打扰了,暂退吧。
爱全职爱双道长爱方孟敖,脑洞大,乱写写,很好勾搭大家尽管上!
坚定的杂食,大多时候不介意攻/受,洁癖建议慎关注。
用平常心写傻白甜,努力提升自己。
极为厌恶某几篇文中的某几个人物,大多数时候会注明,请勿ky。且喜滥用拉黑功能,如果你发现被我安静地拉黑了……那我们就安静地互不打扰吧,憋来问我为啥了。
书在,他们就在,虫爹不修改,就一点都不会改变。
非常庆幸,我爱的他们在另一个次元,这样这里的纷纷扰扰乌烟瘴气他们都接收不到,他们在书中过得很好很好,安康幸福,身披荣光,万事胜意。在另一个次元的他们一定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知道他们就在那里。
一直都在。

【双花】It's a beautiful day(上)

@拂晓时融化 妹子的点文,只完成了开头……先发出来。
我懒癌,我有罪(忏悔)  

1
  荣耀职业联赛第十一赛季,霸图夺得冠军,张佳乐在赛后发布会上带着世界冠军与全国冠军的光环宣布退役。
  算得上圆满结束职业生涯的双料冠军退役后人间蒸发,跑到孙哲平在B市的房子求收留。
  其实张佳乐作为职业选手自然生活无忧,在K市和B市都有房产,只是平时有宿舍、酒店,休假一般在孙哲平的房子里住了,还方便难得有机会同居的两人好好休息,房子就不太打理。退役后他想先给自己放个大假,暂时没有什么计划,干脆铺盖一卷投奔孙哲平,多休息两天再说。
  孙哲平这几年除了在义斩挂名指导,生意也做得越来越大,荣升为万恶的资本家,平时全国各地到处飞是常事。张佳乐给还在出差的孙哲平去了个电话,就拎着行李理直气壮地鸠占鹊巢了。
  这导致孙哲平一回家,迎接他的不再是安静整洁的客厅、绿意盎然的盆栽,而是乱成一团的房间、枯萎的盆栽,附赠一个捣乱技能满级的人。
  也许他应该庆幸张佳乐至少有最基本的自理能力,没有真的把他家炸掉。
  孙哲平扶住行李箱,深吸一口气:“你到了几天了?”
  “没两天吧,怎么了?”张佳乐乐呵呵地回答。
  “才两天,您这是要拆我家呢还是要怎么地?”
  听听,京片子都出来了。
  张佳乐揽上他肩膀,语重心长:“大孙,做人就要豁达一点,放假嘛,不就应该放松。你看你的脸色多臭,这样不好。”
  孙哲平的脸色实在不太友好——任谁在经过长途奔波回到家后,发现家里跟进了恐怖分子似的,都不可能友好的起来——特别是被刚开始退役假期,心情愉悦的张佳乐一衬托,堪比黑脸的韩文清。他把张佳乐的手拨下来:“麻烦您老人家蹭住的时候有点蹭住的自觉,行嘛?”
  “住自己男朋友家要什么自觉?”张佳乐恬不知耻地答,“再说了,住你房子的是谁?是乐爷!是两个冠军的获得者!身为冠军的男人你应该感到荣幸!”
  “有什么好荣幸的,这句话你去年得世界冠军的时候说过了,不好使。”孙哲平眼皮都没抬一下,开始收拾客厅。
  “切,冠军!两个!”张佳乐继续强调,脸上都在发光。
  孙哲平本来想嘲笑一下他一朝得了冠军小人得志的样子,话到嘴边,抬眼看到张佳乐的笑脸,又咽了回去,不知怎么的他就想起些旧事。
  那是第一赛季的事了。那时候两个高手遇见后一拍即合,决定组个战队一起进联盟大杀四方。
  他在绿皮火车上晃晃悠悠了一天多,到昆明找张佳乐会合,到了车站,就被一个笑容耀眼的少年大力一拍肩:“大孙是吧?以后乐哥和你一起拿冠军啊!”
  然后是第五赛季结束后。他拖着行李箱,被张佳乐送到俱乐部门口。
  那个人啊,眼睛里明明在难过地喊不要走不要走,却极力用平静的眼神掩盖住,对他说:“对不起,还是没能跟你一起拿个冠军回来。”孙哲平想说,别把什么都揽在自己身上,但最终他说:“我自己走就行,不用送了。”
  张佳乐沉默着转身离开,炽烈的阳光下,那背影坚定而挺拔。
  再然后是第九赛季决赛后,霸图亚军。他对张佳乐说:“冠军会有的。”张佳乐笑起来,笑容驱散了眼底的疲惫:“当然会有的,我可是要把你的份也一起拿回来的。”
  在这条路的一半,他不能和张佳乐一起走下去了,于是张佳乐一个人走。他看着张佳乐在这条路上屡屡跌倒然后爬起,执著地追逐那道光,满面尘土风霜,屡败屡战,最后满身荣光,加冕为王。途中的种种艰辛,已不足为外人道也。
  孙哲平嘴角上扬,懒懒散散收拾客厅。算了,让这孙子得瑟几天。

评论(4)

热度(10)

  1. 拂晓时融化浊酒清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