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酒清欢

我已经不会写文了_(:з」∠)_
不打扰了,暂退吧。
爱全职爱双道长爱方孟敖,脑洞大,乱写写,很好勾搭大家尽管上!
坚定的杂食,大多时候不介意攻/受,洁癖建议慎关注。
用平常心写傻白甜,努力提升自己。
极为厌恶某几篇文中的某几个人物,大多数时候会注明,请勿ky。且喜滥用拉黑功能,如果你发现被我安静地拉黑了……那我们就安静地互不打扰吧,憋来问我为啥了。
书在,他们就在,虫爹不修改,就一点都不会改变。
非常庆幸,我爱的他们在另一个次元,这样这里的纷纷扰扰乌烟瘴气他们都接收不到,他们在书中过得很好很好,安康幸福,身披荣光,万事胜意。在另一个次元的他们一定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知道他们就在那里。
一直都在。

【喻黄】自逍遥(1)

喻黄,古代的不知道是仙侠还是武侠的paro,设定喻黄是老魏的徒弟,方世镜的师侄,小门派。
单纯想写一块长大的喻黄,这种paro里面估计更帅。
一个短小的开头,下一更估计两人就慢慢长大了,太小了怕OOC。
慎入。 

 “老魏老魏!你回来了?居然丢下我们一走就是几个月,你不知道我有多无聊啊啊啊啊啊!你留下的剑招我都学完了,一定要教我新的新的新的!对了对了待会我还要给你演示一下新的剑招我用起来有多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还没到山门,魏琛在云上就听见了小鬼的喋喋不休。不用看都知道,那精力旺盛的小鬼一定在山门那里等着,又凭着极好的眼力远远看见了魏琛驾着云的身影,兴奋得上窜下跳之余嘴里也闲不下来。
  此时魏琛正驾着云飞近山门,上有“蓝雨”二字的巨石和巨石下少年的身影已经进了视线范围内,并被不断拉近——凭这少年才十一二岁的年纪, 能在这等距离远远认出魏琛所驾的云,光是目力就值得称道一番了。
  魏琛心内很为弟子得意,却没搭理黄少天的聒噪,一甩半旧不新的拂尘,从云上晃晃悠悠落下来,向峰上自己的院子行去。
  “安静点,老夫手上还有个人呢。”
  黄少天自然注意到魏琛还带了个昏迷不醒的人回来,配合地放低声音。嘴里仍小声嘀咕着什么,人已经跟上魏琛,还绕着他转了七八圈,目光上上下下,不离被带回来的人。
  被魏琛带回来的是个少年,看身量估摸着和他差不多大。正昏迷着,两眼紧阖,眉头微皱,似乎在睡梦中也不太安稳——当然,也有可能是魏琛扛他的姿势不太对——魏琛哪里会抱人,反正黄少天觉得当初魏琛抱着自己回蓝雨的时候就颠得慌,要不是魏琛一挥手给他身上加了道护罩,估计更不舒服。
  那少年生得虽白但脸色不好,白得让黄少天想到上次偷偷摸过的那块寒玉,整个儿透着寒气。没有血色不说,嘴唇也泛白,整张脸上只有眉睫乌黑。不过五官周正,鼻若悬胆,年纪虽小,已能看出日后必是龙章凤姿。他身上的衣料也非凡品,在云上被风刮了那么久,只是现了不少褶皱,可见他家境必定极好。
  家里遭变?黄少天来来回回把少年扫视几遍,除了脸色差点,倒没看出什么异样之处,莫非只是来拜师的?可老魏从来不收那些家境优渥的少爷们学艺,更别提抱回来了,真奇怪。
  这么想着,嘴里一路低声嘀咕着,已经到了魏琛的院子,黄少天毫不见外地推开院门,先进了院。
  魏琛把少年放上自己的榻,问:“你方师叔呢?传个话,让他过来搭把手。”
  “方师叔前两天进山采药了,谁让老魏你一走就是几个月还不说什么时候回来的?呐,要不要小爷大发慈悲搭把手?”
  魏琛使唤起他来也不怎么客气:“去井里打盆干净的水,再把我的一个小箱子拿出来……”
  “得令!”黄少天已经跑到了院里的井旁。
  “等等,我那个小箱子在偏房的梁上,你得翻上去找!”魏琛对沉不住气的弟子说。
  黄少天把打好的水送进房间,迅速一翻,在门槛上借力一蹬,便掠了出去。
  “哈哈哈老魏我早就知道了!有一次下雨,你那小破屋漏雨,还是我给盖的油布遮雨呢!”
  “臭小子!”魏琛气得胡子一翘,却又顾忌着房里还有人昏迷着,不敢大声,只得压了声音愤愤道。
  东西送了回来,魏琛一敲徒弟的脑门:“臭小子,一边站着,一会记得帮忙。”
  黄少天笑嘻嘻找了个不妨碍魏琛,又方便一会儿接拿东西的地方站好,在边上等着帮忙。
  这会魏琛正小心翼翼打开他那个宝贝箱子,暂时没他什么事,黄少天目光又到了少年身上。这一看,就觉出些不对来!
  先前因着被魏琛半抱半扛在肩上的姿势,少年的右手自魏琛肩上滑落,宽大的袍袖掩住手腕,也就挡住了黄少天的视线。如今一看,那手从榻上自然垂落,隐有暗纹的袖口被带出些褶皱,露出半截手腕。手腕上没有旁的,却被仔细裹上了几层白绸,已隐隐渗出了血迹。仔细闻,空气中有淡淡的药味,黄少天时常不务正业地跟方世镜进山采药,闻出这是治疗筋脉伤的伤药。
  手腕有伤,看起来还伤得不轻,黄少天被自己的发现吓了一跳。
  从这伤看,少年只怕是家里遭变,被魏琛遇上带回来了,这就好解释了——毕竟黄少天和蓝溪阁其他师侄一样,差不多也是这么到蓝雨来的,不过他天赋突出,被魏琛收作亲传弟子,故比其他孩子辈分高罢了。
  可是……
  “帮我拿着这个,少天?发什么呆呀!”
  “哦,”黄少天回神,艰难地咽了口唾沫,问,“师父……他的手?”
  黄少天是真的被这筋脉伤给吓住了,倒不是他少见多怪,而是手腕的筋脉伤委实不是什么小伤。寻常人也就罢了,可蓝雨是个门派,入门者必要习功法的,如今天下功法大致分两派,剑修一枝独秀,精通各类法术布阵的术修日渐式微,魏琛本是术修,近几年也多用剑了,进蓝雨的孩子,包括黄少天,走的都是剑修一路。这少年家境不错,不出意外也会修行,可手上伤的不轻,自然是没法做剑修了,习术修怕也会有不易。伤他之人不是仇人,就是心肠歹毒,不然不会如此断人前程。
  魏琛开始给少年的手腕换药:“眼睛还真尖。这孩子父母是我旧识,遇上些麻烦,接到消息就赶过去……没想到还是迟了点,就带回来了。”
  “老魏你没吃亏吧?还有那些人呢?怎么样了?以后我帮他报仇!”黄少天很有同仇敌忾的自觉。
  魏琛心内受用,笑道:“还用的着你?你以为你师父这两个多月都干什么去了?”
  “就是说都解决了?”说完这一茬,黄少天想起少年的手伤,“那他以后就在蓝溪阁了?他的手伤使不了剑吧,还是学术法?老魏你要教他是吗是吗?”
  “他以后就是你师弟了,咱们蓝雨的,”魏琛话里透着满意,他包扎好伤口,把剩下的药递给黄少天,看见了他的眼神,“你那是什么眼神?老夫是教不了他还是怎么?再说,你可比人家小,称你一声师兄是你占便宜!”
  “老魏你这么久都没用过术法了,我可不得关心一下嘛!诶诶诶别打别打!实话实说而已!”
  “小兔崽子又皮痒了。老夫当年的术法……那不是我吹,当真是少年英才,”魏琛一瞥黄少天,“我告诉你,这小子要不是伤了手,天赋恐怕不输你,且他心志坚定,于术法一道或许能有大作为,老夫的衣钵也算是有个人传承了。别说师弟了,你叫他一声师兄,都是不亏的。”
  黄少天跳上椅子得意洋洋:“江湖上辈分可不论年龄,我先拜入你门下,自然我是师兄,我罩着他!”
  话音刚落,黄少天发觉脸上多了一道目光,转头一看,那个少年睁开双眼正看着他,似乎是刚刚醒来。他下了椅子:“你好你好我是黄少天……不好意思刚刚是不是吵到你了?”
  少年微笑着,声音很轻:“没有,不用道歉。”
  魏琛探身看了看少年,脸色和脉搏都正常:“我们已经到了,都还好吧,才醒来有没有不适?”
  少年摇摇头,魏琛这才放下心,抚了抚他的肩,向黄少天:“这是为师新收的亲传弟子,你师弟,喻文州。”
  又向喻文州:“这就是路上跟你提过的师兄,黄少天,还有你方师叔今天不在,过两天就回来了。”
        “你好,我是喻文州。”
  “你好你好我是黄少天,师弟以后我罩着你啊!”黄少天笑着,对上喻文州的目光。
        喻文州的眼睛极黑极深,像一口寒潭,无法从微微涟漪上看出内心是如何波涛汹涌。但他的目光不深沉,也不拒人于千里之外,反而带着清澈的笑意,观之可亲。至少,黄少天觉得十分亲切,他决定以后都罩着这位师弟!
  
TBC

这篇11月初就应该写好的,拖到现在还只有一个开头,先把开头丢上来勉励一下自己吧。
是个短篇,如果写high了就中篇。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