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酒清欢

爱全职爱双道长爱方孟敖,脑洞大,乱写写,很好勾搭大家尽管上!
坚定的杂食,大多时候不介意攻/受,洁癖建议慎关注。
用平常心写傻白甜,努力提升自己。
极为厌恶某几篇文中的某几个人物,大多数时候会注明,请勿ky。且喜滥用拉黑功能,如果你发现被我安静地拉黑了……那我们就安静地互不打扰吧,憋来问我为啥了。
书在,他们就在,虫爹不修改,就一点都不会改变。
非常庆幸,我爱的他们在另一个次元,这样这里的纷纷扰扰乌烟瘴气他们都接收不到,他们在书中过得很好很好,安康幸福,身披荣光,万事胜意。在另一个次元的他们一定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知道他们就在那里。
一直都在。

男神喵化是什么样子?

没养过猫,一切纯属虚构!
有OOC
内含莫凡和乔一帆

莫凡
你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和一群猫打架,小小的身体,腾挪转向却非常灵活,最后几只猫纷纷不敌,他威风凛凛地站在原地。
是个独行侠呢。
你走上前,看了看他身上几道不轻的伤,准备把他抱回家包扎一下,他却伸爪往你手上一挠。
你险险躲开,想了想,回家拿来一些食物和消炎药,放在小家伙身边。看你来了,他一步步向后退,谨慎地与你保持安全距离,最后躲在花坛的阴影处警惕地盯着你。
“真是警惕的小家伙。”你笑起来,慢慢向后退,离开了他的地盘。
走出一段路,你回头看到他小心翼翼从阴影中探出半个身子,眼睛微眯,耸动鼻尖轻嗅着什么,耳廓也微微抖动。
他慢慢走到你放下食物的地方,用舌尖碰碰它们,看上去随时想离开,最终却吃相斯文地吃了几口,还尝了尝你放下的消炎药。
你笑着驻足看了起来,他抬头,触到你的目光,一甩尾巴跃回花坛里,又是几个灵活的动作,他的身影消失在你视线里。
后来你常常在这一片见到他,也就习惯了每隔几天在固定的位置放些食物。一开始他只是警惕地尝一尝,一有异动就逃开,后来你逐渐可以隔着一段距离看他慢条斯理地吃了。
只是小家伙依旧是个独行侠,有时候你晚上回家,会看见他一只猫在院墙上慢悠悠地踱步,身影似乎溶进了夜色里。
这天黄昏,你一个人穿过附近的小巷,一只叫得正凶的小狗迎面朝你冲来。
“汪汪汪!汪——”
“啊——”
你被这条没拴牵引绳的狗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对不起对不起,它不咬人。”狗狗的主人想把狗叫回来,但收效甚微。
你怕狗,此时正努力保持冷静。就在这时,路旁的墙上跳下一只猫,他护在你身前,浑身的毛几乎要奓开,对狗大叫了一声。
狗主人终于跑来把狗带走了,你蹲下身,看着紧急关头扑下来的小家伙,心里暖暖的。
“跟我回家吧。”你抱起他,手指轻柔地抚过他的背,把已经炸毛的小家伙安抚下来。他看上去没有被人抱过,一开始身体都僵住了,还在你臂弯里轻微地挣了挣,过了片刻,他渐渐放松,四肢不再绷紧着像在蓄力,甚至还用头顶轻轻蹭了蹭你的手。
“这是同意了?”你高兴地揉了一把他的头。他把头从你手下移开,高冷地“喵”一声,却没有再挣扎,默许你把他抱回了家。

乔一帆
小家伙刚出生的时候便在一窝小猫里显得格外瘦小孱弱,连母猫的奶都很难抢到。他也没能因此得到什么关注,母猫当然没兴趣管最弱小的那只小猫,主人也只打算让他自生自灭,死活凭天意算了。
可他的生命力倒是顽强,在窝里没少被其他小猫欺负,却也跌跌撞撞地长大了。只是他的身型仍是显得瘦弱,和同龄的小猫一比,总觉得像是小一圈,叫起来也是细声细气、小心翼翼的。
可在宠物店里,你却第一眼就看中了这么一个小可怜:“我觉得他不错。”
店主有些惊讶:“这只太瘦小了,看起来身体不太好。”
你笑着抱起他:“没事,就他吧。”
小家伙到了你臂弯里,有些受宠若惊,喉咙里轻轻“喵”了一声,身子乖乖地一动也不动。
真乖的小家伙。
你揉揉他身上柔软的毛。
店主勉强道:“好吧,但这只的身体确实不好,要是生病了可不是我们店的质量问题啊,不过猫瘟这样的病我们店的猫是肯定不会有的,你把他带回去之后要注意防范。”
你把这只乖巧得过分的小猫带回了家,他怯生生的,在家里试探性地走了几步,又小心翼翼地走回你身边,在你脚边绕着。
你买了个食盆给他喂猫粮,第一次用食盆的时候,他安静吃了几口,就抬头望向你,“喵喵”叫着把食盆朝你的方向推。你笑着摸他的背:“自己吃吧,乖。”
过了一段时间,你发觉他超乎想象地黏你,整天没事就跳上你的膝盖让你顺他的毛,喜欢用头蹭你的手,每天晚上会在门口等你回来,目光里全是对你的信任和依赖。
后来小家伙长成了一只帅气的大猫,一点也看不出来小时候的瘦小和可怜,只是还是很喜欢黏着你。
好友好奇地问过:“你是怎么养的啊?小家伙这么乖。”
你笑而不语,他乖巧地过来舔舔你的手,在你身边惬意地卧着。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