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酒清欢

我已经不会写文了_(:з」∠)_
不打扰了,暂退吧。
爱全职爱双道长爱方孟敖,脑洞大,乱写写,很好勾搭大家尽管上!
坚定的杂食,大多时候不介意攻/受,洁癖建议慎关注。
用平常心写傻白甜,努力提升自己。
极为厌恶某几篇文中的某几个人物,大多数时候会注明,请勿ky。且喜滥用拉黑功能,如果你发现被我安静地拉黑了……那我们就安静地互不打扰吧,憋来问我为啥了。
书在,他们就在,虫爹不修改,就一点都不会改变。
非常庆幸,我爱的他们在另一个次元,这样这里的纷纷扰扰乌烟瘴气他们都接收不到,他们在书中过得很好很好,安康幸福,身披荣光,万事胜意。在另一个次元的他们一定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知道他们就在那里。
一直都在。

【男神X你】带男神回家过年

喻文州篇
转眼就要到春节了,你决定带已经交往一年多的男友喻文州回老家过年,俗称见家长。
喻文州这人处处细致妥帖,脸上还常年挂着温和的笑容,简直是长辈最爱款。才跟你回了一趟老家,他就搞定了你父母在内的一大票亲戚,上到外公外婆下到侄子外甥,人人都觉得你眼光好,对他的印象更是无比良好。甚至面对一些难缠长辈的时候,你也可以安心呆在喻文州身后由他来应对。
趁着过年,好久不见的各种亲戚难得聚在一起,寒暄过后,活动也无非聚餐和棋牌这些娱乐。
去表舅家拜过年,吃过饭,一大群人哗啦啦摆开了几个牌局,麻将扑克一样不缺。而你由于牌技太过惨绝人寰,被直接排除在牌局外,只能在一边和几个按辈分算比你小一辈的小孩一块打牌,其实也就是毫无成就感的虐菜。
牌技再怎么烂,对付几个小孩子还是够用了。玩了几把后,小朋友们纷纷指责你不厚道,跑到一边去组更低端的局了,只剩一个要叫你姑姑的小孩屡败屡战,百折不挠,一定要和你接着打下去。你被他的执著提起了兴致,加上实在闲的无聊,撩拨着小朋友又打了几局。
“叔叔!”打着打着,侄子对你身后兴奋地叫了出来。你转过头,喻文州正捧着杯水看你俩打牌。
看你回头,他将一杯冒着热气的水递到你手上,对你笑道:“逮着小朋友玩牌,不怕被说胜之不武?”
你半是抱怨半是撒娇:“切切切,他们打牌都不带我好吗,我也很无聊啊。”
小侄子这几天已经完全被喻文州的个人魅力圈粉,见他来了简直两眼放光,恨不得冲上去抱大腿。他一扫被虐菜的沮丧,冲喻文州笑得狗腿无比:“叔叔!你帮我玩吧,你肯定很厉害的!”
“这可是外援啊。”你无奈抚额。
“这么想我帮忙?”喻文州好脾气地微笑,故意作出为难的样子,沉吟片刻才俯下身摸摸小侄子的头,道:“不要叫叔叔,叫姑父,叫了才能帮你打。”
“姑父!”熊孩子一点不犹豫。
“喻文州!”被他利用小孩象征性地调戏了一把,你脸颊有些发红,瞪了他一眼。
他装作没看懂你的神色,对你笑得特别纯良,人却已经坐到你对面,帮小侄子指点牌路。
在扑克牌上和心脏PK,你一局完败,表示不是特别想理他。小侄子已经欢天喜地跑到别处去玩了,喻文州看见你眼神中的忿忿,不由笑了起来:“怎么?”
你再次横他一眼,闷头收拾散落在桌子上的扑克。
“好了。”喻文州的眼睛弯成温柔的弧度,话语中仍有止不住的笑意。他停顿一下,伸手摸了摸你的头,而后接过你手中的牌,耐心帮你整理好,放回盒子里。
你被他的温柔撩得心都跳了,还说什么好人,分明是大心脏!
“你太心脏了。”你弱弱地指责。
喻文州也不反驳,只是看着你笑。看得你心虚了,他牵起你的手,把你带向门外,到了一个少人关注的角落,吻上你的眼睛。
你的脸这下彻底红了,你微微仰头,不服气地看着他的眼睛:“大心脏!”虽是指责却掩不住话里的笑意和羞怯。
他揽在你身后的手臂轻轻收拢,把你带进怀里,道:“没办法啊,谁让我那么喜欢你呢?就是喜欢你,亲亲抱抱这些小动作控制不住啊。”
用温柔撩人,喻文州同学你太犯规了!

评论(5)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