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酒清欢

我已经不会写文了_(:з」∠)_
不打扰了,暂退吧。
爱全职爱双道长爱方孟敖,脑洞大,乱写写,很好勾搭大家尽管上!
坚定的杂食,大多时候不介意攻/受,洁癖建议慎关注。
用平常心写傻白甜,努力提升自己。
极为厌恶某几篇文中的某几个人物,大多数时候会注明,请勿ky。且喜滥用拉黑功能,如果你发现被我安静地拉黑了……那我们就安静地互不打扰吧,憋来问我为啥了。
书在,他们就在,虫爹不修改,就一点都不会改变。
非常庆幸,我爱的他们在另一个次元,这样这里的纷纷扰扰乌烟瘴气他们都接收不到,他们在书中过得很好很好,安康幸福,身披荣光,万事胜意。在另一个次元的他们一定不知道我的存在,但我知道他们就在那里。
一直都在。

【伞修伞无差】福

cp为苏沐秋X叶修,攻受无差,名字前后不代表任何东西。
突然诈尸系列。
本来准备放在小号的生贺,奈何压不住稿啊压不住稿。
如果10.21没有看见定时发布的生贺,请把这篇当做我的生贺啦啦啦啦。

  福
  “你以后是有福气的。”
  这句话苏沐秋听很多人说过。福利院的婆婆摩挲着他头顶慈祥地说过;小学老师抚着他的背安慰地说过;本想领养他却无力承担他和妹妹两人的领养家庭在临走时也这么说过。
  听这句话时苏沐秋只是笑,笑着感念这些善意。
  他知道话里除了善意还有怜悯,但他并不觉得自己十分值得怜悯,也不因这怜悯生出少年傲气的介怀。因为他不觉得老天少给了他很多福气,也不将希望寄于上天某天突然地大发慷慨,他只是为了生活想尽办法,打杂游戏代练,什么都干,拼命从泥沼中向着光挣扎,给自己和沐橙挣一片立锥之地。
  后来苏沐秋越长越大,脸庞与身形都有了少年的清晰轮廓,身量拔高后稍显单薄,脊背却是舒展挺拔的,像振翅欲飞的鹰,羽翼已经能护住一块小小的方寸之地。他又总是乐观地笑,给人的印象类似在阳光下就能蓬勃生长的植物,对他说这些话的人也就几近于无。
  当然是有例外的,苏沐秋把叶修捡回家那天,这人挺认真地对他说了一句差不多的话。不过意思大概跟怜悯不搭边,而是“好人一生平安”之类的。这句话虽能算是叶修对他为数不多的态度正经,却颇有喜剧效果,苏沐秋每每想到总能乐出来。
  说回把叶修带回家这事,大概只能归结为缘分。
  自古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叶修钱用完了,上网费拖欠了好几天,原本约定的代练收入一直没到账,估计是被赖掉了。老板是生意人,不做慈善,不理会他“再宽限几天”的请求,连人带行李往外赶,闹得整个网吧十之八九的电脑前探出了头喜气洋洋地围观。这时候苏沐秋刚好路过办事,往门口瞅了一眼,一瞅不对:嚯,熟人啊!
  两人在网吧PK过几次,算是认识。都是高手,不免有点介乎“这人还看得上眼”和“比我就差一点吧”之间的惺惺相惜,苏沐秋没法看着他就这么流落街头。那天雨下得挺大,没一会叶修身上就湿了一半,苏沐秋挺难得动了点恻隐,想起了自己和沐橙刚从福利院出来的时候。说不清什么情绪,总之他让出一半的伞:“行吧,要不先去我家?”
  于是事也不办了,两个人,一把伞,还带一包行李,凄风苦雨中紧紧挤着,回家。
  到了家,都淋得透湿,光秃秃的水泥地积下两滩水渍。租的房子说是两室一厅,实际户型逼仄,哪里都小,但并不温暖,因为墙薄且破旧,八面来风,还漏下颇有情趣的小雨,两个人动作是如出一辙的抖抖索索。苏沐秋看看叶修有点苍白的脸色,怕他会因为淋了雨生病——实际地说,他现在没钱,苏沐秋也穷得承担不起作为多余开支的医药费——赶紧止住叶修的道谢,道:“没事,你先去洗个澡吧,别冻病了。”把人赶去了卫生间。
  原本的打算只是让叶修暂住几天,后来是怎么让他就这么住了下来,只能再次归结为缘分。叶修总拿这事打趣苏沐秋心软,苏沐秋嗤之以鼻:“去去去明明是你太不要脸!要是我早知道你的真面目,你就流落街头吧!”
  话虽如此,他从未为把叶修捡回家后悔过。尽管突然增加的经济负担让他们俩疲累了一段时间,但他真的从未、从未、从未后悔过。
  相反,他非常庆幸。
  不知道是否是自身经历的缘故,苏沐秋信缘分。世界很大,一生中会遇见的人很多,也许出门买个菜的工夫就会与数百人擦肩而过;世界又很小,这世间能与你一见钟情的人有两万个,但也许终其一生都无法遇见一个。叶修这样志趣相投、能力相当的知己一辈子能有一个就是大幸,而他恰好在那么多网吧里和叶修在一个网吧相遇PK,又恰好在那个雨天出门路过,还心血来潮把人捡回了家。也许差了一分、一秒,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就不会存在,就算存在也会与彼此擦肩而过,像路过无数个比萍水相逢还不如的路人。说到底,连嘉世的存在都要感谢苏沐秋在那个雨天突然的心血来潮。
  沐橙刚升上初三那一年,学校强制要求寄宿,苏沐秋那段时间为了填寄宿费的窟窿忙得天昏地暗,用沐橙课本上的话说就是夙兴夜寐靡有朝矣,果然生了病。像他这样平时身强体健活蹦乱跳的人,一旦病了就是大事,医生千叮万嘱,让他不能熬夜注意休息,开了一堆不便宜的药。
  几包药拎回家,苏沐秋心疼钱心疼得不行,也不老实躺着,简直要长在电脑边。
  “十点了,赶紧睡觉。”眼看到了十点,就坐在他右边的叶修无比熟练地踹了他一脚。
  苏沐秋扒着电脑不放:“你要困了就先睡,我还有会,今晚这个Boss掉珍稀材料,买的话要800大洋呢。”
  “病成这样抢什么Boss,就是沐橙不在惯的你。医生说的你也听见了,身体重要钱重要?”
  他毫不犹豫:“钱。”
  “……”叶修有时候真是对苏沐秋无语,“那我不是在挣吗?”
  感受到叶修的眼神,苏沐秋索性给他算了算账:“今年沐橙寄宿这就多出了一笔钱,你看今天的药又是一笔,加起来顶我们半年生活费了。最近老陶不是忙着组战队?这也要投钱。沐橙高中就不是义务教育了,学费比现在贵多了,要攒钱,存的钱不能动太多。房租是便宜,但下个月要续一年的,加起来也不少,我们平时还要吃要喝要电脑配件游戏材料,一个人怎么够?再这样下去咱们都要喝西北风睡桥洞去了啊大哥。”
  “啧……”叶修不关心开支问题,自己相当于和他们搭伙住,钱没有分开,帐都是苏沐秋记,根本不知道家里财政状况,“真缺钱了啊?”
  “是啊。”苏沐秋皱着眉头继续盯电脑。
  叶修也有点烦躁,忍不住从桌上摸了只烟叼着,顾忌病人没有点火,过过干瘾而已。两人并肩坐着,一时没人说话,房间里只有键盘鼠标的敲击声。
  “想起来了!”他一拍脑袋,走到床头柜前翻翻找找,从被弃置很久的包里拿出一样东西,“你可以去睡了,明天看看这个哪里能卖,具体多少我不清楚,不过肯定不便宜。”
  苏沐秋转头一看:叶修竟然从那次回家带回的包里拿出了一块玉!他没见过玉,不知道怎么辨别,不过结合叶修告诉他的家世,这块玉何止不便宜,甚至可能是天价!
  “怎么了?”看他没有回话,叶修以为是不相信,补充了句,“这玩意儿是好玉,真的,就是好像没有鉴定证书……折点价卖也行——可別折太多,亏。”苏沐秋深吸了口气以平复心情,然后他发现平复不住:“叶修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不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吗?就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随便给人?因为朋友的一句话?他连记账都不懂,不怕被骗吗?
  之前花销合用,帐他一人记,苏沐秋还没觉得有问题。毕竟彼此钱加起来也没有多少,大家也相互信任,但现在叶修还是一样的态度,这能一样吗?说好了是理想主义全心信任别人,说坏了就是蠢!
  苏沐秋早已忘了电脑,几乎是无奈地给那位随手摸出一块玉的大少爷嘚啵了半天财不露白和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到最后自觉嘴巴都要念干,而叶修已经自觉地往床上一靠,嘴角带着点不明显的笑意,忽略懒散的姿势,还真像个少爷。
  苏沐秋简直要被他无所谓的态度气得跳脚,还想再说,却看到他的眼神。
  是啊,叶修也不是七八岁满心天真的小孩了,不可能不知道苏沐秋说的道理,但他还是拿出了玉。他不对随便什么人交付信任,只是他觉得苏沐秋可以信任。
  “操,”想透了的苏沐秋实在不知道说什么,迸出一个已经很少在他嘴里出现的词,“谢谢,不过我不能要,你收着吧。”
  “怎么不能要,都住一起这么久了我也没跟你客气过,我的就是你的,沐橙也算我妹妹,拿着。”
  苏沐秋正了脸色:“真不行,这是你的护身符吧,怎么能卖。而且太贵重了,没有这么比的,不合适。”他很感激叶修的信任和慷慨,但他有自己的原则,这毕竟不属于他。
  两人沉默地对视片刻,叶修明白他是不会妥协了,让步:“好吧,玉先收着,咱们再想办法。但是你今天先睡觉,病好了再谈其他,不然我明天自己找地儿去把它卖了。”
  叶修的威胁实际上毫无威慑力,他们都清楚他不会违背苏沐秋的意愿这么做,但苏沐秋还是领了情,他说:“再给我半个小时,这个弄完就走。”
  “我双开,不耽误挣钱。”叶修一人占了两个座位,把人往床上挤。刚巧卧室很小,电脑几乎就在床尾,方便极了。“行行行我自己上去……”苏沐秋无奈,“谢了,你也早点睡。”
  最近花销很多,节流是没办法了,只能从开源上考虑。但任苏沐秋抓破了脑袋熬黑了眼圈,他还是不能实现梦寐以求的愿望:一夜暴富,再怎么没钱,该用的钱总是要用,毕竟不可能真的喝西北风。于是第二天一大早,苏沐秋就轻手轻脚摸下了床,和他一张床的叶修当然没醒,令人羡慕的睡眠质量。说实话他也想睡,但他还得趁早上去买便宜点的菜,再顺路去那个永远嚷嚷要搬却顽强生存了几年的五元店里买点东西。
  十字路口的车辆川流不息,带着无情的速度切割过空气,苏沐秋尚存一丝困倦,待他反应过来已经到了马路中央,一辆车向他横冲过来。来不及了,在绝对的速度与死亡面前,他什么也做不了,心里这时候想的只有沐橙和叶修,还有汹涌澎湃的,对生与生命的渴望。
  距离已经很近,绝望像海水,将要灭顶。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右腿像被人猛拽了一下,整个人受力之下向右偏移了几米,然后摔倒在地。他茫然地向四周看去,空无一人,只有右边裤兜里摔出一块玉,是昨天他让叶修拿回去,被叶修随手塞进了一条裤子的口袋里。
  几个月后,在成立不久的俱乐部里,他讲起这事时已经没什么恐惧的情绪,只是笑着感叹玄学的神奇,然后他就被苏沐橙,叶修和陶轩几人同时瞪了一眼,连一向温和的吴雪峰都正色道:“以后还是要小心点。”苏沐秋忙频频点头。
  陶轩解围道:“好了,看在今天是小苏生日就不多说你了,一定要小心啊。”
  “哈哈哈没错今天队长生日!吃蛋糕!”
  “就知道吃!”
  大伙嘻嘻哈哈中,叶修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条挂坠一样的东西挂到他脖子上:“这个拿着今天就先不说你。”
  苏沐秋细看,是那块护身符玉,原有的绳子叶修没拿来,这条应该是地摊上配的,颜色灰扑扑,和玉极不相衬。
  “真不行。”他叹气,自从车祸之后,叶修不知道犯什么病,比他还封建迷信,成天想着把这挂坠给他。
  “生日礼物,怎么不行?”
  苏沐秋摇摇头,还是想把东西给他。
  “我早知道你会不要,”叶修笑,“所以你的工资卡现在在我这里,密码已经改了,就当你买了。”
  还是那样的心脏,还是那样的味道。
  苏沐秋近乎要一跃而起:“我擦你怎么还带强买强卖的?”
  “反正人都是你的了。”
  大家善意地起哄:“凭啥欺负单身狗?队长副队我不服!”
  “惨无人道啊,当街虐狗了!”
  “先吃蛋糕!”苏沐橙笑着端来蛋糕,吴雪峰最近,忙帮小姑娘端过来。
  五颜六色的蜡烛插上去,用叶修的打火机点上,火光摇曳,点点温暖。
  “许个愿吧。”
  苏沐秋从来不信什么许愿在心里,当下毫不扭捏地说:“一,拿个冠军;二,一夜暴富。”
  苏沐橙和叶修同时截断他:“三,身体健康!”
  “好!”
  有人拉响了一个纸礼花,纸屑纷纷扬扬飘落,落了满头满身,像荣光加身。
  苏沐秋,生日快乐,愿你一生平安喜乐,福祚绵长。

END

这篇可以叫做:两个小队长的贫穷生活。(是粉不是黑hhhh)我写穷是不是很生动形象?自己都怕【自豪】

评论(2)

热度(12)